《 电椅上的毒贩 》


喀嚓……


两个穿军装的狱警打开我的房门, 带着典狱长最後下达的处刑命令进来,我立刻意识到最後的阶段到来了,脑筋陷入空白。?

「 你的死刑执行时间安排在下午三点。 你的行刑方式电椅, 因为上级特别关注严重泛滥 的毒品交易, 交代不仅要严惩,还要警示他人。所以会摄影存证,以後让群众更深刻的认识,希望你能配合。 接下来会为你做行刑的准备。 ?」

?

「是。」我脑子好像已经停止了思考,不知道自己在说 什麽 ,做什麽。

他们把我带出牢房到另一个小房间才脱掉手铐。

「好了到了这,自己把衣服脱了吧。 」两个狱警命令我脱掉所有的衣服, 虽然觉得不堪却无能为力。 我只能默默地脱掉所有的衣服,把内衣,内裤,鞋袜褪去,赤裸裸地站在了狱警们面前。

一旁狱警 给了我一个牌子说:

「抬起手,举好牌子,拍照」

我不情愿的嘟着嘴在闪光灯前,挺起我平常自傲的双乳给执法人员们拍摄。他们不知道自小的处境让我对羞耻有了免疫力,在贩毒集团时,才十三岁的我被那儿的男头头们破身,然後四处被送去从事贩毒和提供性服务多年,直到这次交易被截获。


拍摄完狱警把我的黑色长发用梳子梳成一束,同时,我感到狱警的手不知道为什麽,一直在上下抚摸我的後背。


「 你後背横跨左右肩胛骨的蝴蝶刺青真大片 ,是什麽蝴蝶」


原来狱警是在摸我背後两边肩胛骨的刺青,我回答: 「 那是一种闪蝶的蝴蝶刺青, 雌蝶翅膀是黄色和黑色为主。 」

「呵呵」狱警发出扭曲的笑声说:「你这个蝴蝶的刺青是栩栩如生,只是中间刺的骷髅也太恐怖了吧,真是邪门歪道 」


哼…背上黑色为主色的蝴蝶刺青是集团组织为我刺上的,不是为了美而是方便辨识我,蝴蝶的翅膀展开在两片肩胛骨上,两片肩胛骨中间的蝴蝶身体, 是一具双手交错,被锁链缠住的骷髅女体,双腿交错在我的脊椎骨上。?

「长的标致却不学好。」

狱警轻叹了一声, 把我的头轻轻一按, 长发末端扯紧绑成一个马尾,放到我的背上。


一名穿白衣女医生走进来: 「

首先伸出您的右手」 才刚伸出手,她把一个手环套在我的手腕上,扣上钮扣,剪掉多余的部分:「这是死刑执行卡 , 和判决书上的一样。上面有个人资料和编号 。从现在开始您要一直戴着它。」


我看了看手上的纸条,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行刑日期和地点,还有行刑方式:电椅。


经过基本检查流程後,她要我膝盖微蹲 ,一边两指并拢缓缓地从阴道插入了我体内,

「啊……好舒服……。」

自从我被捕以来又许久没有尝到欢爱,敏感的阴道被弄了一下起了反应,阴道口变得湿润起来,大概表情太舒服了。

旁边两个狱警看着我笑了出来……


接着她又要我坐下, 拿了一把剃刀把脱毛膏涂抹到我的阴阜,然後开始仔细的清理我的耻毛。冰凉的剃刀在我下体滑动,让我不知不觉倒抽一口气,浑身一下一下地颤抖 ,紧张和难为情的情绪让我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

快要弄好的时候,旁边狱警拿了一个圆球,一端是尖尖管状的东西,要求我马上灌肠。

「 呃…… 」

我看着他们, 是要半蹲还是坐着 ,然後要用什麽角度放进去? 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

「你蹲下去就好…我帮你吧…」,女医生看我不知道怎麽做,就要求我用蹲的姿势,给我灌肠。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冰冷的水让我感觉发冷,身体有点发抖,两次剧烈绞痛後, 终於结束这种折磨人的灌肠流程。


「说说你吧?那麽年轻怎麽到处贩毒,你的家人咧」


「没有家人,我被加人卖给人口贩子,他们又把我卖到黑市的帮派集团,他们养大我是为了要我做很多事,贩卖毒品就是其中一样 。」


是啊…我卖给黑市帮派後被强迫集团做卖淫并贩毒。 而且生活都经过集团接送控制!曾经有”同事”逃掉被抓回来可是生不如死,人都被毒品玩残了,还有人第二天就消失了。 为了换口饭吃,把十岁的我只好照他们指示做。


「嗯,你现在後悔吗?」


这时狱警用铁桶提了一桶清水进来,帮我清洗我的身体。 我苦笑了一下,感觉非常无奈的 说:「我想是,不过,假如不被抓我也没有其他选择。」


没错,我没有其他选择的方法,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离开组织要怎麽活…而且帮派组织的报复是很恐怖的…。 若有来生, 宁愿转世为一只蝴蝶, 即使生命短暂也胜过身不由己, 任人摆布的一生 ,最後葬身牢笼中 。


「好了, 来擦擦身体! 别跟医生再说了,哪来那麽多废话!」那狱警阻止我跟医生的谈话,帮我用湿布清洗好身体,替我穿上囚服,拉开帘子,要我坐到房间旁边的长凳上,我带着手铐和脚镣,身上只穿了一间薄薄的囚服,静静等着。不久,一个高大的黑衣男人走了进来, 拿起一个扫描器,然後在我的手腕上扫了一下。接着看了看资料,确认我的身份。


「 我是行刑督导员。按照规定我必须向你说明整个执行程序。现在是下午三点三十分,预计四点後执行,整个程序将在下午五点以前结束。」


我没多想就直接问他:「电击不是很短吗?怎麽时间这麽长?」


行刑督导员稍微停了一下,接着说:「是这样,电极不是一次调 ?就让你瞬间死去,这样不合惩戒目的,你的死刑过程 ,开始电压 到达你身体的各项指标和承受能力。然後将不断提高电压直到你身体承受的极限。最後 ,强力电压 会提高 电流 直到你的生命消失。」


我听着听着心开始怦怦跳,冰冷的手脚已经流出了汗水。本来想 与其痛苦不如一下结束被电死好,现在听完才知道我想的太天真了。


「另外, 由於你是孤儿,也查证不到你的原籍,因此在执行完毕以後,你的屍体会被送去做医学研究用途。还有什麽问题吗? 」

「 不……没有……。」我脑子又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麽,只看到那个男人一边说,一边带我走到一个小门里,里面是一段不长的走廊,不过幽暗了许多。

「就在走道的一边了吧…」

?我深深吸进一口气, 踏上赴黄泉之路的走道…?

那个男人陪着我往前走, 走着走着,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什麽, 明明我就要被处刑了,脑中却是一堆奇怪的想法纠缠着我……。

被电死会很痛吗?

我会失禁吗??

我的身体被送去医学研究时候一定 会再一次像处刑时候被公开展示吧?

他们的看到我这一具艳屍 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吧?

他们会不会揉捏我的高耸圆润的乳房,一手插进我的阴道亵渎我的屍身呢?

还是把我翻过去抚摸我背上的蝴蝶刺青,拍打我的翘臀,剥开我夹紧的臀肉看看隐秘的肛门呢?

我开始想像即将感到那被高压电流通过的刹那… 还有後来被处理的情景……。


我闭上眼睛,想把自己脑子里这些胡思乱想赶走。


眼见到尽头是一扇门,门上的牌子亮着红红的灯,督导员 打开门 说:「就是这里了。」,接着 他对我微微点点头让我进去,显然一切都准备好了。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我一眼就看到了那张椅子。从上到下都是木制的, 这把椅子对我娇小的身体来说显得那麽大。两个坚固扶手上是几根粗粗的棕色皮带。另一根皮带悬落在椅子靠背上,我想那应该是固定身体的。

椅子前摆着摄影机正对着


椅子旁边站着一个裸体,金色染发及肩的女人 ?。她的小腹光滑,微微的有些起伏,肚脐深凹而浑圆,两肋微现出肋骨的形状。 肢体相对丰满, 胸前一对 发育成熟又大又圆玉乳 左右隆起, 上面顶着两颗红色的小葡萄。 圆挺的臀部搭上丰满的性感玉腿,左大腿上有蔷薇的刺青, 两腿间跟我一样被剔除阴毛,乾净光滑的阴阜丰满鼓胀着。

我转头询问行刑指导员:「就这样裸体行刑吗?」

我的行刑指导员看了我一眼後说:「我没说要裸体行刑吗?」


今天我的精神一直半恍惚的状态,真的没记得到行刑指导员到底讲过什麽……。


行刑指导员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说: 「 你看, 那个女的跟你一样也是贩毒,她背上也有刺青,跟你背上很像的刺青 」

「跟我背上很像的刺青?」

我照 行刑指导员 手指方向看过去,在那个女人背後光滑的肩胛骨上真的有黑色蝴蝶刺青,两片肩胛骨的中间是一个锁链绑缚的骷髅,应该说根本很相似, ?这样说这个年轻性感的女人也是我们组织的吗?这时候也不能问她阿…… 可能是注意到我一直看她,她回头看了我一眼 , 我礼貌的向她点了头一下 ,她只看着我没什麽表示。


「坐上去,别发呆 」

受到行刑指导员的指示,她轻轻晃动着身体走到电椅前,转头坐上木椅,她两腿分开时完全没办法遮掩白皙的耻丘,从光滑的阴阜里露出两片厚实的阴唇 ,比肤色稍微深一点的浅咖啡色。


行刑人员把一条条皮带绑到她的身上, 临刑前她看了我一眼,我向她再次点点头,她并没回应我, 只是看着前面的摄影机。 在她眼中,我看到了惊吓,但更多的是恐惧!

行刑指导员念完资料罪状後,接着执行员便按下了电极按钮,

只听见 她马上 一声惨叫绷紧着身体 ,瞪大眼睛猛盯着前面。胸口快速地起伏的同时汗水不断地从她的身体上流出来,浸湿了身上。 全身冒出汩汩的汗水让她的美体光滑如丝, 最明显的是她的乳房清楚看出整个膨胀起来, ?硬挺着锥子一样的乳头 , 身体里肆意流窜的电流让她不停抽搐,全身肌肉好像海浪一样颤抖着!接着她的手掌脚掌不停上下重覆用力拍打, ?一对大胸部使劲地晃动着 ,发出凄惨的哀号声。

「 啊!呃啊啊啊! 」

接下来,执行人员把拉杆开到最大,输送最大的电流。 啪嗒啪的几声!背部先是用力撞着木椅 , 全身上下的电极到痉挛, 接着 停止了抖动一下子绷紧,如果不是一条条的皮带把她死死地固定在电椅上,她的身体一定会从电椅上挣脱。 只看到她头抬着, 腰直直 挺着不动 ,眼睛微微睁开,看不出她是否还神智清醒,不知道为什麽迷蒙中却有种欢愉的神情,眼神完全呆滞。 整整三分钟以後, 她已经失去了意识, 当漫长的痉挛终於结束的时候,她的身体终於松弛下来,没有了任何动作。


我看到热热的蒸汽从她张开的嘴里缓缓地冒出来, 口里吐出白色浓绸的唾液滴到她一对涨大的乳房上, 一股诡异的肉香飘荡在屋子里, 从她滚烫的皮肤上冒出来大量的油脂,发出滋滋的响声。胸口不再有呼吸的迹象 , 医生走过去确认了这个事实後宣告她已死亡 。

「啊……她死了吗……?」

不知道为什麽我自言自语起来……。

我知道电击死亡很痛苦,但亲眼看到活人在眼前就这样被电死还是吓到了 ……, 我连吞几口唾液 一种恐慌挟带紧张的感觉涌上我心头,让我非常口渴。

”吱吱喀嚓”

?旁边的狱警开始把绑住那女人身体的皮带一条一条松开,再从她的腋下架住她的玉体拖着 ,从我旁边经过到一个铁床旁,把她的玉体抱起仰放 铁床 上面挺着涨起的丰满乳房,两腿自然地分开,乾净光滑的阴阜露出肉缝,微微张开的阴唇湿润滑腻的水珠。

她的身体就摆在那里,等待着 等她的身体冷却了一会儿以满後, 後面的程序。

?我想她应该已经完全被烤熟了, 看到电死的人躺在眼前让我说不出话来…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全身微微颤抖。


狱警擦拭电椅, 刚刚那个女的坐 的位置有水渍的样子,是失禁了吗?还是什麽液体呢?我看着那女人的屍体在 湿润阴唇上的水珠,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这时从旁边又推来一个铁床, 铁床 刺耳的滚轮声音让我不寒而栗。

「 啊~ 那是放我的铁床吗? 」

推动铁床滚轮的声音把我的思绪又带回现实上,原来,我发抖的原因,是我就是下一个了……

?

一个狱警走近我说: 「把衣服脱下来,过去吧。」


「是的。」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回答什麽……。我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现在的情形,也从来没有想像过自己裸体的被电死是什麽感觉。 一阵从头到脚的颤栗,让我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脚不听使唤, 肩膀一直微微发抖 …。?

行刑督导员拍拍我说: 「 深呼吸一下 」

「 呼…… 」

?我经过深深吸气後吐出来,发抖的状况减轻多了。低下头跟缓缓地脱下连身的囚衣, 交给旁边的 行刑督导员。


行刑督导员歪着头说: 「 我看你背上刺青与刚才的女人挺很像的,走吧」


「 嗯……」

我紧张地咬紧自己的嘴唇,不断地告诉自己鼓足勇气,跟着行刑督导员的脚步 ,晃动着身体走到电椅前面,转过身坐下。

「 呼……」

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努力挺直了自己不太听话的身体, 两边的执行人员立刻上来把背上禾色的厚皮带绕过我的乳房下方,牢牢的绑住我的身体 。

「啊……」

当冰凉的皮带接触到我赤裸的身体的时候,我不由得轻声叫了出来。 还没彻底感受皮革刺激皮肤的 冰凉感觉 ,我的手腕脚踝已经接连被皮带束缚,连结到电椅的底端。我的双腿却因脚踝的限制而十分紧绷 , 小腿分开 。

最後,一个铜色的电极帽子被安置在我的头上,一条紧密的下巴束带绑在我下颚,确保无论我如何的扭动都不会脱离。


行刑员站在摄影机旁边,打开摄影机开关,再走到椅子旁边大声说:「现在开始宣读受刑人资料与罪状」


什麽罪状?…法律能知道很多事是无奈发生的吗?以为我愿意害人吗?我只是想生存,想活着而已…不过,现在为自己辩护再多也没有用了吧……。我只是一个被判死刑的女犯,不久就是一具被电死,散发烧焦肉味的女屍了。其实我很为自己的身材骄傲,特别是修长的大腿,还有丰满的乳房……可惜这健美的身躯马上就要变成毫无知觉的屍体了 …… 。


「罪犯95486,朝仓凛, ?女性,年岁十九, 绰号闪蝶,经查本国身分户籍 为假造 ,并多年以此做掩护,替非法犯罪集团从事卖淫、贩毒、恐吓、暴力等罪行,且诱惑同年龄吸毒与加入组织从事性交易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等犯行 。 ?因犯罪情节重大, 为了端正社会风气与严重泛滥的毒品问题, 决定严惩。 法院依刑法、司法解释 第三八八条十五运输一级毒品罪与其他并列罪行 ,得依第二六六条判处以死刑,於今日以电椅方式执行。 」


?现在,我的黑色长发束成一束向前从我的右肩垂下,摆在我右胸前,两个曾经被男人盈握在手上的乳房赤裸裸的敞开着给 所有的观刑者观赏。我看到眼前所有的观刑者、灯光、和摄影机, 所有的眼睛都聚集在我的身上 ?尽管我事先都知道,我处决的每一分钟都会被拍摄下来。但是不知道为什麽,这种情景让我感到有点兴奋,自己裸着身体,在这个房间里被绑住, 任由摆布任由大家眼神蹂躏着。脑海又忽然闪过当我变成一具艳屍送去医学研究,然後像现在这样被公开展示的画面。各种奇怪的念头不停跳出来, 不停想着。 这样想一想我的脸又开始发烧了,感觉脸涨红起来。不知道是是难堪的情绪, 尽管电流的开关都还没打开,皮带虽然没有紧到让我无法呼吸,但勒得我听见自己的心跳。 我感觉自己的乳头也开始变得生硬,觉得异常兴奋。


「开始执行,启动电椅」


死刑执行员走到控制台旁, 对着我点点头,看我没有说话, 就按下了电钮。

「啊啊啊!」

受到电压冲击的身体绷紧起来,

当我的身体突然抽搐起来的时候,几乎同时我也尖叫了起来,我感到电流从乳房和下身流到身体的各个地方。?

要不是皮带绑住我一定跳起来!

「啊~啊~」

我虽然想忍住不叫出声,可是 疼痛又刺激的痛苦, 让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叫。 身体浑身想针扎一样难受 , 电极在皮带的帮助下,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我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阵阵颤抖,不停流汗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的手掌脚掌不停上下的重覆用力拍打椅子!接着 , 我感觉电击的强度缓慢地增加。 耳朵里忽然响起剧烈的轰鸣声! 响起嗡嗡嗡嗡的恐怖声音 !

「啊啊哎哎哎啊啊啊……好痛……好痛……」?

双腿不受控制的疯狂踢蹬,到处都是针扎的刺痛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 同时,我的四肢也被牵引着胡乱抖动 ,有种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的感觉。?

?‘’嗡嗡 嗡嗡 嗡嗡‘’

嗡嗡声越来越大了!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像失去了所有控制能力,好像随着电流的涌动不断地疯狂地颤动着。

「啧啊啊啊~ 痛啊~痛啊! 」

金色白色光点开始在眼前闪烁, 红的黑的蒙雾在眼前胡乱飞舞,

我脆弱而无助的身体配合着电击一上一下地抖动着, 固定身体的皮带紧紧的摩擦着我, 割裂的疼痛感深入了我的身体, 一种感觉像第一次做爱那样的敏感猛烈!我觉得自己的乳房开始膨胀, ?乳头也硬挺起来。?

「啧呀~ 呃啊~呃啊! 」


我的身体一个个敏感的地方都受到电极的冲击! 一次又一次的 电流无情地撕咬我最敏感的下体,舒服的畅快感, 强烈兴奋的性慾随着电流在身体里涌动 ! ?就好像性爱中的激情, 我感到自己不停蓄积的性慾浑身 涌动, 渴望电击刺激我肉体的兴奋感让我下体感受有股暖暖的液体滑出。电流让我濒死的身体本能的不断乱颤, 皮肤每一寸都非常敏感 , 这种敏感的刺激 , 让我下体紧缩到极点 ,阴道里不停抽搐! !

「 啊~ 呃啊啊啊,挖啊啊! 」

全身皮肤开始发出一些奇怪的响声 ,坚挺的乳头像碰到就要爆开一样的敏感! 我绷紧身体 , 被封闭在我肺里的空气完全被挤压出来, 穿过身体的 电流 让我心跳极度的狂跳 ? 我也说不清楚, 有点想哽咽泛泪的感觉 ,大概就类似身体好像要到了某极限, 拼命想大口喘气, 觉得有点害怕可是又很舒服的感觉, 「呜呜呃……」

这种忽高忽低, 盘旋不去的恐慌让我的心脏有种紧缩被挖空 ,好想哭的无助,可是又有很舒服的快感。接下来私密处有一波波的快感涌出来, 那是一种嘴巴会忍不住想要发出呻吟的快感,说痛又感觉 是一种太过刺激的酥痒, 但是我的内心很喜欢这种不断地增加 的快感! 这样的快感扩散到全身,蓄积越来越深。

「嗯 呀~! 」

一阵起鸡皮疙瘩的酸痒, 我全身剧烈一震, 小腹压迫的快感终於解放! ?蓄积的性慾一次强烈的在我的身体里爆发了!?

「 呃啊啊啊啊啊啊! 」

身体和私处不停颤抖和收缩 ,我想要紧紧的抓着什麽 ,开始大声的嘶喊, 浑身涌动的爱慾冲到了极限! ?有股强烈山洪爆发的快感要从阴道冲出来, ?那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这样强烈的高潮! 无尽快感和疼痛交错着,在我的身体里乱窜!?

「呃呃呃呃呃~」

?我绷紧身子硬挺起腰 …… 只感到阴道深处有种爆炸般的烧热感, 大量的液体从我的阴道里喷涌出来 ! 阴道里 不可自制地剧烈的痉挛收缩让快感更加猛烈了! ?猛烈的快感超过电流的疼痛! 害我好像轻飘飘地飞上了云霄!连续翻滚好多次, 感觉都快要死了 , 什麽都不知道 ! 经过几次眼前发黑後,我的耳朵嗡嗡的耳鸣着, 脑袋一片空白, ?只剩下嘴唇发麻,那强烈愉悦 的快感在全身弥漫。

? 我和男人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性爱,可是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充实。?

「呃喔… 呃呜呜…… 」?

双腿 不可自制地一下又一下地踢蹬着,我的阴道深处又再一次达到了最高潮, 双腿间有种滑腻感涌出,湿濡了我的股间。同时又感到喉头热烫,一股热气从嘴巴鼻孔呼出, 怎麽了?要死了吗?

高潮的余波让我身体不停抽搐着, 热热的蒸汽缓缓从我张开的嘴冒出来…… 我的视线一片模糊, 眼角流出无助的眼泪。


「呜呜呃…哦哦……」

我感觉皮肤微微冒出了白烟,几乎可以闻到像烧焦味道, 滋滋作响的乳房, ?好像燃烧一样又涨又烫, 跟着身体不停的扭来扭去摇晃, ? 嗡嗡的回音声 和 疼痛不断传来占据了大脑, 现在除了痛苦的呻吟外,已经做不了其他事情了… …


「呃喔喔喔…… 喔喔…… 」

突然,喉咙感觉被苦涩的东西梗塞住,我的身体本能的乱颤了一通, 一股液体从嘴角流出, 颤动着嘴里开始溢出腥臭厚重的浓浆, ?流到我胸前晃动的乳房上。?

‘’滋滋滋滋滋‘’

我感到喉头非常乾涩, 一种极度恐惧的感觉袭上我心头 , 一些快速的闪过的画面经过 了我的脑海 !被贩卖给帮派组织的情况,趴在冰冷的铁椅上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刺痛完成背後黑蝴蝶的刺青,在镜子前不停看着背後刺青高兴 的情况, 还有想起和喜欢的男人第一次的高潮,那欢愉的情况。 以及不知道多少客人抚摸着我修长的双腿还有一对高耸丰满的玉乳… 赞扬着我的好身材 …

最後,我看到在我前面被处死的女人, 口里吐出白色浓绸的唾液不停流到她一对涨大乳房的画面,断开的唾液扯出了一条丝。

我知道那是我不久的样子……

…… 我知道我马上也会像她一样被烤熟了…

我已经幻想过他们会揉捏我烤熟的坚挺乳房,拿手插进我的阴道亵渎我的屍身,或是把我翻过去抚摸我背上的蝴蝶刺青,拍打我的翘臀,尽情剥开我两块夹紧的臀肉然後拿东西塞进我肛门的紧实地带……


「喀喀喀……」

我的身体开始作出了最後一次强力挣扎! 挺起高耸的胸脯, 一股性感的刺激和死亡的寒冷穿过了我的心脏,电流已经不再带来疼痛了…身体再也没有力量挣扎, 我感觉全身冒出黏黏的汗液, 睁开的双眼看到的视线已经完全模糊,什麽也看不见。 脚趾僵硬的整个蜷缩起来, 双腿也没有力气再踢蹬, ? 只有那双引以为豪的修长大腿,还有柔软丰满的乳房还在不时抖动抽搐着。?

‘’嗡嗡 嗡嗡 嗡嗡 ‘’

?我已经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只有 电流的嗡嗡声充斥我的耳朵。 也许是那强大的电流已经烧毁了我的痛觉神经, ?只剩下一下的痉挛、痉挛…… 痉挛着 ?小腹涨涨的尿涨感, 反覆出现....

想控制...却憋不住了...... 想尿出来的压力感觉越来越强烈 …最後 失禁的尿就像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在股间滴滴答答地流不停 ?……。

嗡嗡声 感觉 越来越远,慢慢消失……。

不舒服的身体已经没有感觉了, 肌肉失去控制麻痹的瘫软着, 我张开嘴... 任由唾沫流着

..... 我呆呆地望着前方的黑暗, 像是漂浮在天空一样, 一个奇怪的画面闪过了我的脑海……。

是梦?

是幻想?

还是真实?

……我感觉我已经变成我背上的黑色蝴蝶刺青,离开我的身体飘浮在空气里,舞动翅膀飞着 。

?变成黑蝴蝶的我完全不费力的在黑暗的天空飞着……?

就算翅膀不动也可以自由漂浮在天空, 一种完全放松的感觉……

非常的放松……

非常的舒服……

我选择接受这种感觉,整个人放松了下来,不再出力, 沈浸在 这种从没有过的松弛感。

?终於,我向前低下头…… ,吐出长长一口气……

在无限的黑暗里……

迎来一生从没有过的放松 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