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畜-负责配种的妈妈 01 》


  大白一边嘴里打着响哼一边飞快的窜了过来,比每次喂食时还要激动……   说来奇怪,大白是只白皮猪,是我妈攒了很久的钱换来的配种种猪,对母猪 一点兴趣没有,喜欢把精力撒在我妈身上。种猪不搞专长,让人非常头疼,没办 法,取精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我妈的身上。   我妈叫孟丽,父亲走的早,一直守寡,今年五十三,跟普通村妇比起来我妈 皮肤特别白,1米64的身高配上120斤的吨位算的上丰乳肥臀,奶型我比较 喜欢,垂瓜型的,有D杯。我妈性格大咧,在村里名声不太好,出了名的破鞋, 她也无所谓而且她确实做到了人尽可夫的程度,只要有需求,来者不拒,这糟糕 的性格没让她少吃亏,直到我退伍回家收拾了一帮三姑七爷的才消停。   我现年三十,一个人在城里打拼,未婚,身边就一条二哈陪伴,老母留在老 家,守着一亩三分田也不需要我操什么心,节假日回家陪陪她就是,也就半天的 车程。这两年条件好了,叫妈妈搬到城里住,人家还不乐意,至多第一天来第二 天就闹着回去,什么家里的田没人浇水了,房子没人看着总不放心,其实就急着 回去跟那些个踹门的家伙勾勾搭搭去了,我其实蛮想摆脱以前的生活,毕竟妈妈 名声不好,在城里谁也不认识我们,乐个清净。天不随人愿,有这样的妈妈还能 变化到什么程度?这是后话。   这是礼拜六的早晨,听我妈说要给大白取精,尽管前一天半夜才到家,又跟 我妈温存了小半天的,我还是起了个早,这种场面我是见过,但毕竟不多,我比   猪圈就在我家屋前,典型的农村矮土围墙,虽然有打扫,但里面还是有一层 猪粪和猪食的残留物,为了不弄脏衣服,我妈把衣服脱了精光,光溜溜的翻了进 去,大白已经迫不及待的一下子扑了上来,我妈被扑了一个踉跄,双手一下子扑 在地上的残留物上,秽物溅了一脸,我妈也顾不着,合着手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抹了把脸,正努力的调整屁股的位置想要大白的脏东西尽快进入自己的体内。   大白无愧是蠢猪一个,不管东南西北,顶着那丑陋的家伙在我妈身上瞎捅, 撞的我妈身上晃来晃去,身前那对大奶子甩来甩去甚是美观。   终于,大白那根丑陋的家伙被我妈拽到了手里,妈妈迅速将他向密门上引导, 由于手上水淋淋的秽物天然润滑,我几乎听到了噗嗤一声,大白很顺利的进入了 我妈的体内,下面就是超高频率的打桩,我看的自愧不如,我妈的唇肉随着大白 家伙的进出被不时的翻出来,唇边很黑,里面是粉色的,大白肮脏的身子伏在我 妈上面,也不知是鼻涕还是口水,顺着那丑陋的猪鼻滴落在妈妈雪白的背上。黏 糊糊的看起来特别恶心,妈妈胸前那对傲人吊瓜奶跟不上节奏的甩来甩去,不时 打在肚皮上发出啪啪的声响不一会的功夫,大白身上出了一层细微的汗水,被晨 光一照特别闪亮,耳边全是大白打的猪哼声和我妈的哀嚎声……   「啊~ 啊~ 操死我了,这个蠢猪操死我了!」   配合我妈浪叫的只有猪哼声,我的鸡巴已经坚硬如铁,即便是昨天夜里妈妈 的肉体只归属我一人也没能让我如此兴奋。   声音把隔壁的李大爷引了过来,他走过来咧嘴一笑,拍拍的我肩,阿丽又给 大白取精呢?咋的?昨早没取成?   我顿时一惊!什么?我妈昨天取过了,那今天又取什么,就顺眼朝我妈看去, 谁知我妈脸一红,媚眼如丝,仿佛在告诉我,老妈就是特意做给你看的呀。   晨光照在大白身上反着油亮的光泽,和它身下的妈妈很是搭配,我不由觉得 大白操我妈显得特别协调。   这种时候和一个邋遢老头看我妈和猪交配很不自然,我本来硬起的老二也软 了下去,我散根烟给李大爷把他拖到了他家里,跟李大娘混了口早饭,回去的时 候人猪配也结束了,妈妈正抠着屄里的精液,待会还要往母猪那里灌,我看看足 有100ml那么大量,心里暗想不愧是种猪,完事我妈就要去洗澡了,我看着 包里带回家的东西,暗自期待夜晚的到来,到时一定要折磨死这个荡妇。   很快中午就过去了,妈妈下午四点以后还要给地里浇水,中午一般会午休一 会,我闲来无事,和三个老头两个老太凑了桌六人牌打发无聊时光,结果赢了三 百多,被勒令晚上请他们喝酒。于是就在村头的胜利饭店摆了桌,打个电话把我 妈也叫了来,两个老妇女一见我妈来了,很蔑视的撇了一眼,由于我在场她们也   我妈穿的是我上月带来家的一件碎花连衣裙,特别时尚,无奈脚上搭了双拖 鞋,还是超土气的那种,我看的很是无语,不过那几个老头子看的是两眼放光, 我妈干完农活回家洗了澡,头发上的水气都没干,也没穿胸罩,虽然双奶下垂严 重,但毕竟大嘛,看的我二弟都忍不住抬起了头。   废话不多说,推杯换盏,不多时老妈双颊已经红成了苹果,跟交际花一样, 不停的跟老杨、吴老头和王老头进行互动,场间尽是她的娇笑和一些下流的话, 一会说吴老头阳痿一会说王老头是烂鸡巴,我也是头昏脑涨忍不住就想动手撕掉 妈妈的连衣裙,露出里面的白肉,让这个荡妇原形毕露。   随着5瓶白酒下肚桌上的气氛更浓烈了,吴老头提议下午输的不服,老杨和 王老头也嚷着要继续,张婶和李婶也就教唆着到我家继续,我望了我妈一眼,也 确实头昏脑涨易被激将就点头答应了。   一行七人就这么着往我家去了。   老杨家开百货店,又叫老伴给我们递了几箱啤酒,于是我妈给我们准备了喝 酒的杯子,收拾了桌子让我们打牌,底下的输赢就不玩钱了,谁输就是一杯啤酒, 恍惚间我就记得老杨的老伴又给递了次啤酒,然后许多事记不住了。   等我记起的时候发现吴老头掀起了我妈的连衣裙,握着我妈的奶子,让人觉 得羞耻的是,我妈居然连内裤也没穿,连衣裙下是她那白洁的身子,这个骚逼晚 上跟我们喝酒的时候连内裤也没穿!?   两个老太李婶不见了,就剩张婶一人了,正和老杨在缠绵,我朝她望去她也 正好在看我,于是推开老杨向我走来,一把抓向我的裤裆,我当时因为看到妈妈 被吴老头猥亵已经硬到爆炸,被张婶这么一抓非常舒爽,张婶惊讶的张大了嘴, 感情她还不知道我下面的凶器凶到什么程度,她迫不及待的脱下了我的裤子,爱 不释手的把玩着我的凶器,我按住张婶的脑袋,张婶很配合的张开了嘴,含住了   张婶口技很好,我一边观赏三个老头玩弄我妈一边享受张婶的服务,脑子里 还盘算着,明天我得回城里了,带来那么多玩具不是又要等下一次才能享受吗?   胡思乱想中王老头丑陋的大鸡吧已经插进了我妈的骚屄里,跟着的时我妈一 声满足的呻吟,我妈叫床声没什么特别,就是声音比较粗,喘息都没少女那么欢 畅,很快我妈的嘴就被老杨的嘴给堵上了,津液在两人嘴间交来交去,只要老杨 的嘴一离开,我妈的嘶吼声又会充满整个房间。   我妈的乳房随着王老头的节奏在晃动,我在边上看的脑血管都要爆了,妈妈 偏在这时千娇百媚的看了我一眼,伸出舌头把老杨留在她唇边的唾液给舔进了嘴 里,我不服气的把坚硬如铁的鸡巴从张婶的嘴里拔了出来,翻过张婶,掀起她的 裙子,拨开内裤一下子插了进去,在张婶的浪叫中我努力的冲击,想要达到早上 大白的频率,而这期间我和我妈一直在对视着,互相看着对方仿佛可以达成肉体 享受的更高程度,看着妈妈身体被三个糟老头糟蹋着,很快我在张婶体内爆发了, 张婶颤抖着瘫软在地上,而我妈的战役还刚刚开始,三个老头越玩越顺手,吴老 头已经把他的臭脚伸到我妈的嘴前,我妈看了我一眼后把吴老头的大脚趾头一下 含在了嘴里,舌头还绕着脚趾头打圈,我软到的鸡巴瞬间又充能完毕。   刚爬起来的张婶一见,顿时又扑了上来,我这时已经对这老货没了兴趣,拖 着她往我妈那边的战场靠去。   出于作恶的心理,我把鸡巴再次插入张婶泛滥的蜜塘里,吴老头见我来到身 边,哆嗦着移开了他的臭脚,这时由于几十次的抽插,我的鸡巴上已经沾满张婶 的蜜汁,我拔出鸡巴将他挺直在妈妈的眼前,我妈毫不犹豫的含住了我的鸡巴, 将粘在上面的蜜汁吸的干干净净……   于是乎我的鸡巴就一直在张婶的骚逼和我妈的骚嘴里轮流进出,玩的不亦乐   王老头很快败下阵来,老杨冲上去伴随王老头射在我妈体内浑浊的精液开始 耕作,吴老头又将臭脚瞄准张婶,被张婶一巴掌拍了回去:「你以为谁都像孟丽   说完后自知失言,立马回头望向我,讨好般的说道:「浩子,快操婶婶,操 烂婶婶的骚逼,婶婶给你生儿子」。   而我听张婶骂我妈下贱,内心其实不由自主的激动了一下,而表面我对着张 婶的屁股狠狠的打了巴掌:「说谁下贱?你不下贱?你不一样给我操?」   这时我主要集中在假意收拾张婶身上,也没注意我妈,随知我妈爬过来对我 说:「儿子,弄泄她!」,随后仰倒在我和张婶的身下,一口舔在我们的交合处。   妈妈的舌头在我和张婶交合的地方蠕动,随着我大力的抽插,明显感觉鸡巴 每次抽出和插进时张婶的骚逼都有淫汁挤出来,挤出来的淫汁都进入了我妈的嘴 里,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频率,我想让我妈多吃点张婶的淫汁。   很不幸,就在张婶到临界点的时候我已经射完了第二次精液,张婶非常难受 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来抵御对高潮没有到来生理和心里的失望。   吴老头适时的将鸡巴插到张婶的骚逼里,又开一波……   我的鸡巴由于刚射完还处于半硬状态,上面是我的精液和张婶蜜汁的混合体, 我妈看到后不顾身后老杨的抽插,一嘴又含了上来。   「好吃吗妈妈?」   「唔~ 好吃,我儿子的东西都好吃」   「可那上面还有张婶骚屄里的东西呢」   「没关系,只要沾上儿子的东西都是香的」   听了这话我满足的抚摸着妈妈的头发,而这时吴老头也顺利的在张婶骚逼里   我对妈妈说:「妈,快,张婶屄里还有我的精液,这下还有吴大爷的,够你   妈妈哀怨的看了我一眼,爬到张婶面前,张婶听到我的话冷笑着看着我妈: 「翻过身去贱屄,把你的脸朝上!」   我妈听话的照做了,然后就见张婶将屄对准我妈的嘴,一下子坐在我妈脸上, 屁眼也挤住了我妈的鼻孔,弄的我妈都不能呼吸了。   起先还能看见我妈喉咙在动,明显是在吞咽张婶屄里的东西,过一会由于缺 氧,只见我妈双手拼命把张婶的屁股往边上搬,一边由于缺氧两腿在不停的乱瞪, 由于张婶皮肤有点黑,我妈白皙的双腿在她身下有强烈的反差,一时间我只顾着 欣赏,都忘了上前制止张婶。   老杨离的最近,一把拽开张婶,随手给张婶一巴掌「你想要她命吗?」   张婶被一巴掌从荒淫中打醒了过来,帮忙扶起我妈,我妈这时已经被憋的满 脸通红,一边又被精液呛的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再加上躺在地上被张婶骑脸, 头发乱糟糟的,就像刚被几十人轮完了个样子,看的我一个激动鸡巴又硬了起来。   我冲过去把我妈搂在怀里,怜惜的擦去她脸上的口水和鼻涕,一边鸡巴在我 妈的屁股沟来回摩擦,这时好想插进去……   当我的鸡巴蹭到我妈屄门时,我惊喜的发现我妈屄门的骚汁史无前例的多, 出于怀疑我将手放了过去,了不得,随便抠挖一下满手都是妈妈的淫汁。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妈妈,妈妈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在母亲耳边轻轻说道: 「原来你个骚屄喜欢这样对你?」   我妈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你张婶的屁眼真臭……」   听的我一阵刺激,于是恶狠狠的将粗壮的鸡巴插入妈妈的屄门里!   「我要操死你贱屄!」   「啊……儿子,快来,妈妈痒,妈妈烂屄就是给你操的……」   我双手紧紧抓住母亲的双乳,不时的使劲捏拽她的奶头,彼此的舌头早已纠 缠在一起,也不顾妈妈嘴里是否还有吴老头的精液。   我在以自己最大的力量冲击着母亲的骚屄,妈妈很忘情的投入,贱屄里的淫 汁都溅了出来,我腾出一只手将张婶拽了过来,让她做着我妈刚才做的事,很快 我便在妈妈的体内射出了自己今晚的第三次精液,妈妈也瘫软在地上,三个老头 好像还有精力,围绕在张婶和我妈的身边动手动脚,老杨到现在还没有射精,也 着实难怪他着急。   王老头趴在我妈屄门上舔着,完全不在意我妈屄里的精液,由于我妈还没回 神,任由几个老头摆弄。   几个老头半天也没弄出什么花样来,就是胡乱摸来摸去、舔来舔去,我在一 旁直乐呵,于是我从包包里拿了几样东西。   看着妈妈,想想还是在张婶身上先玩玩,谁知张婶一见这些东西一百个不乐 意,没办法,还是妈妈好。   于是我叫老杨和张婶现干着,请吴老头王老头帮忙开始玩弄我妈。   妈妈眼睛抬了抬,看见我手里的家伙,眼睛瞬间变的明亮无比。   我来到妈妈背后,从后面把口水球给她套上,她也不知道怎么玩,我叫张嘴 她就张嘴,我自己试过这个口水球,含着真的很累,5分钟嘴巴就酸的要死。   反正还要有一会口水才能聚起来,索性将我妈下身的毛剃掉。   于是吴老头将我妈以一个M型抱坐在他腿上,尽量的把我妈屄门露了出来,   剃毛是个细心活,等我将妈妈剃成无毛狗的时候,我妈的口水已经顺着流到   我示意吴老头让我妈下来,套在妈妈耳边:「妈,大白平时怎么走路的?」   妈妈很配合的跪下去然后趴在地上,嘴里积攒的口水一下子顺着口水球的垂 流下来,很是美观。   我用藤条轻轻的拍打妈妈的屁股:「小猪儿乖乖,让我们看看你怎么摇屁股   妈妈白花花的屁股随即摇晃了起来,过多的肥肉在我妈的臀部抖动着,像极 了案板上的猪肉。   王老头半天一直在旁边不声不响的,这时突然冲过来拿过我的藤条,啪的一 声抽在我妈的屁股上,瞬间爆起一条血痕。   「唔!唔!」由于我妈嘴被口水球堵着,只能发出这样的嘶喊。   「贱屄,摇的幅度大点」王老头跟着又抽了下去,次次使了全力,很快我妈 屁股上又爆起了数条血痕,一边还不敢停止摇晃屁股。   吴老头看着我妈嘴下滴滴答答的口水,控制不住冲上去一下子把嘬了个干净, 还在我妈脸上胡乱舔着,像极了公狗跟母狗交媾的前戏,不对呀,我妈这会不应   我告诉王老头「叫她学猪叫!」   王老头挥舞着藤条传达着我的指示,我妈顺从的从鼻腔里发出猪的哼哼声, 一边在藤条的提示下往前爬着,从后面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有液体从妈妈屄门里流 出来,形成了挂丝。   另一边老杨已经结束活塞运动,在张婶鄙夷的眼神下瘫坐在一边,我示意张 婶过来,还冲我妈看了一眼,张婶会意的一笑,慢慢跪在地上冲我爬了过来。   张婶今年也有五十岁了,没想到精力也是如此旺盛,此刻她跪坐在我的双腿 之间,伸出舌头任由我的手指玩弄,和我一同欣赏三个老头的遛猪游戏。   老年人就是老年人,一丁点想象力都没有,最后还得我指挥。   三个老头一个老大娘加上我,在一片因声浪语和辱骂声中,一同欣赏了我妈 表演的母猪打滚游戏,滚完以后妈妈身上灰一块白一块,惹的大伙一阵哄笑,张 婶又叫我妈学公狗小便,就是抬起一条腿撒尿,妈妈已经完全进入角色中,顺从 的抬起了一条腿,把光溜溜的屄们对着我们,金黄色的尿液顺着屄们喷涌出来, 有些顺着妈妈白皙的大腿滚落,此后还不尽兴,张婶更过分的要求我妈表演大便。   现场顿时雅雀无声,可是众人眼里满满的都是期待,妈妈浑身颤抖,是一种   「噗~ !」   就在这时,妈妈居然放了一个屁,奴性已经让她的身体比大脑更先给出反应。   于是在我们的要求下,妈妈背对我们,并且将屁股撅的老高,腚眼子完全暴 露在我们的眼睛,随着肠道的挤压,腚眼已经凸起,屎尖挤破腚眼冒了出来。   「嗯……!嗯……」   妈妈卖力的挤压着肠道,屎条越来越长,空气中的臭味越来越浓,张婶嫌弃   然后屎条从靠近肛门一端断裂,落在地上圈了起来,跟着从妈妈屁眼里不停 的冒出屎条,一根根的落在地上,我身边的吴老头忍不住射出了精液,张婶尖叫 着喊他是变态,且不知我们个个都是变态,随后王老头也哆嗦起来,原来是无精 的高潮,老杨直接冲到我妈旁将精液射在我妈的屎条上……   羞耻感让妈妈浑身激烈的颤抖,然后她开始高潮,只见妈妈脸侧向她排泄的 大便,双眸微闭,仔细的用鼻子嗅着那些臭味,一只手把奶子已经揉变形了,另 一只手狠狠的抓在自己的下身,在张婶破口大骂中享受着另类的高潮。   天色渐明,客人也都尽兴离开,家里只有我坐在椅子上看着瘫软在自己排泄 物旁的妈妈,她非常哀怨的看着我,我走过去右手一摸,原来妈妈下面还是春水 泛滥,无人触碰下屄水早已打湿了地面……   我抱起了妈妈,来到猪圈边。   大白早已迫不及待的抓耳挠腮,我对着妈妈说:「最后一个游戏,母猪挨操」!   「嗯~ 」妈妈娇羞的应着我。   这时在第一缕的阳光中,大白再一次插进了我妈体内,口水球还在妈妈的口 中,所以她只能学大白一样打着响哼,依旧像前一次,伏在我妈身上的大白,嘴 鼻里不停滴落着口水和鼻涕的混合物,而大白身下的妈妈,嘴里是流不尽的口水, 想蛛丝一样从口水球中垂到地面,我取下妈妈的口水球,舔着上面残留的口水, 抚摸着自己的鸡巴。   妈妈迎着阳光看着我吼叫到:「儿子!妈妈泄了!」   「妈妈被猪给操泄了,小畜生,你快看,妈妈泄了……」   啊~ 我颤抖着,将精液喷射在妈妈的脸上,妈妈急急用舌头舔着脸上的精液, 够不着的地方用手指一刮递进嘴里,而妈妈的手上还有猪圈地上的秽物……   此时,大白哆嗦着射出了浓厚的精液,完事肚皮一顶抽出鸡巴,将我妈顶趴 在猪圈肮脏的地上。   由于高潮的余韵,妈妈前半身瘫软在猪圈的脏水里,眼睛一直翻,也没顾上 猪圈里的脏水流进了她紧贴地面的嘴里,而她屁股依旧高高的撅起,黏糊糊的猪 精溢出她的屄门滴落在地上……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2-11 15:36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另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