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莎修订版夭桃秾李篇 11 》


           (十一)性爱天使和绝世妖狐的较量(中)   「嘿嘿……第一场结束了……两位打成了平手……嘿嘿……哈……那么…… 第二场就是洗碗工呢……请两位美女随我来!」   胡老头弯下老腰,转身走向厨房,哆哆嗦嗦地冒出一句话,而步态却像是老 了十来岁,很是蹒跚。   小莎和芊芊互相看了一眼,分明都能看出对方眼睛中的笑意,她们都可以算 得上是久经沙场了,或者说是「阅人无数」,她们从胡老头佝偻走路的姿势中就 当然知道,这个老男人简直是硬到了极点,裤裆里竖着一根硬邦邦的棍子,而他 又不想被她们看出来此刻的窘态,只好采取弯腰驼背走路的可笑姿势。   刚才的比试让彼此都知道了对方的实力,还有就是想要打败对方拿下比试的 欲望,原本就是大学男生意淫的女神,再放下包袱卖弄风骚去取悦男人,这天底 下的雄性生物那个能够坐怀不乱?   这胡老头算得上是久经沙场,一直控制着包子铺里暧昧淫荡的气氛,就像点 着小火炖着汤头,却还是在第一场比试结束后,就硬的不行,从他刚才窥视两人 身体的炙热眼神中,就可知道,要压抑住扑上去的冲动是多么的不容易呀。   两人对视着,心照不宣,过了两秒钟,突然觉得好像不对,两大美女同时扭 过头去并发出「哼」的一声,显然还是天生看对方不顺眼,都下定决心,无论如 何,一定要拿下后两场比试,当然啦,两人越是针尖对麦芒,胡姓父子会越性福 呀……   第二场比赛,小莎和芊芊是担当「洗碗工」的角色,包子铺的后厨昏暗的很, 胡姓父子早已准备好了,两个台盆里满是餐盘,浸没在水里。   「是要比赛谁快吗?」   芊芊狐疑道,她想象不出「洗碗」如此单纯的事情会让这对父子露出现在的 表情。   小莎也楞了一下,只见胡姓父子两张异常相似的脸,此刻五官简直都纠结在 一起,两人原本就粗大的鼻孔此刻就像是两对插座,喷射出粗重的喘息声。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呐……冰雪聪明的小莎一下子就明悟过来,芊芊固然是 天生狐媚,可是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本身的放荡不羁,而小莎呢,再一次次男友阿 犇的调教下,对各种男人的心理,都有了更深的认识。   「是……是比赛谁快……」小胡脸部的肌肉都不受控制地在抽搐,良久才哆 哆嗦嗦地说出一句话来。   老胡在一旁补充道:「但是……」   小莎暗暗翻了白眼,果然有「但是」……芊芊也回过头来,狐媚的眼睛眯了 眯,她也知道「但是」后面的内容才是关键。   「但是……洗碗这项工作很单调,所以呢,很是考验一个人的定力……为了 测试你们的定力……我和我儿子会在你们洗碗的时候,不断……不断地干扰你们 ……反正总共有十个碟子和两个锅子,看谁能在我们的干扰下,最快完成!」   干扰?小莎默想,不对吧,应该就是性骚扰吧!瞧这两位的模样,一定是想 趁着机会来猥亵自己和芊芊呀?   她皱了皱好看的鼻子,这两位是不是日本爱情动作片看太多啦?这种A片里 才会有的情节,还兴冲冲地要求自己和芊芊陪着玩上一遍?   说来好笑,在小莎她自己到现在为止的裙下之臣中,有好多都喜欢这种调调, 说实话小莎心里也不是太排斥,有时候还乐在其中,想到这里,小莎轻轻摇摇头, 算了不去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只是小妮子心里也在盘算,原本就是做好被「淫弄」一番的准备,甚至对最 后被这对父子插入也不会再有抗拒,可看今天的架势,不把她们从头到尾都淫辱 一遍,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了,这个晚上注定是漫漫长夜呢!   小莎咬了咬下唇,既然如此,那么自己也只好调整心态,玩是吧?那她也要 享受起来才是,完成任务归完成任务,关键是自己也得爽到!   按照男友阿犇的说法,性爱天使不但是要给予弱势群体的「性关怀」,还要 天使自身得到「性滋润」,这样才是双方得益呀……哦不对……应该是三方得益 ——有着浓烈NTR情结的男友,也能得到满足性癖的愉悦感……话说这个时候 他在干嘛呢?嗯嗯……一定在幻想着包子铺里此刻在上演着什么样的剧情呢……   呵呵……他一定想不到……此时的戏码比他幻想的可要精彩得多呢……   那就开始吧……让姑奶奶来见识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这狐媚子居 然……啊……不好……   没有小莎这样的心思转变,在她转念之际,头脑简单的芊芊早已捷足先登, 早已在台盆前开始「卖力」工作啦,只见这骚狐狸一边装模作样地洗着盘子,一 边夸张地扭着屁股,穿着这样超级短小紧身的牛仔热裤,她还做出这种动作,除 了色诱男人外,还会有另外的目的吗?不过小妮子还是蛮佩服芊芊这股子与身俱 来的骚劲的。   小莎暗暗咬牙想着,只不过,你用得着这样扭着屁股么??哪有你这样洗碗 的呀?你的这条热裤比一般的内裤还要窄小,就比丁字裤稍大一点而已,虽然肯 定之后的「性骚扰」是重点,你好歹也得做出「洗碗工」的样子呀……   小莎暗暗骂着对方是骚货,自己却也飞快地跑到了另一个台盆旁边,她可不 会采取和这骚狐狸一样的策略呢……她才不会这么low呢……   两位大美女在台盆前不紧不慢地洗着碗,动作并不是很快,因为她们都知道, 这场比试的重点不在於有多快,而是在於接下来能否忍受住这对胡姓父子的骚扰。   大奶芊当然是风骚过人,将上身压低,自己的肥臀撅起得高高的,而小莎却 是一副正经的洗碗工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个大学生在勤工俭学一样,只是有时 候会偏头看看后面不怀好意的父子,显出内心深处有一丝恰到好处的紧张。   两人的策略不同,但都是以「勾引」男人作为重点策略,不同的是芊芊算得 上是明目张胆的勾引,而小莎则是配合着青春校花来打工的身份,若有似无地挑 逗。   和第一场比试的顺序不同,这次换成胡伯伯来「测试」小莎,而小胡则去 「测试」芊芊了,父子两人相视一笑,露出很相似的笑容,然后不约而同地搓搓 手,走向自己的目标。   随着两人脚步声的接近,小莎有点紧张,洗碗的动作都不协调起来了,但为 了保持「镇定」,她并没有回头,只是呼吸慢慢急促了起来,但过了好久,她发 现胡伯伯并没有碰触到她的身体,而芊芊那里似乎也没有很大的动静。   正当她疑惑之际,小莎感觉到了一股暖意从身后传来,准确地说,是从屁股 处传来,好像是有人在她身后蹲下……   是了!一定是胡伯伯,他……他竟然在之际身后蹲下来,啊呀……如果是那 个角度的话……自己的裙底都会被他看光光了呀~~~   不出小莎所料,那胡伯就像只老狗一样,蹲在了小莎的身后,正向上方细细 窥视着,他的目光顺着小莎白嫩性感的大腿一直看到她的双腿之间,大学校花百 褶裙内的蓝白条纹的内裤清晰可见,老头子怎么忍得了这个,平日里在地铁公交 上,他总是情不自禁地偷窥着对面坐着的女孩子双腿间的春光,可是从来都没有 看到过真切的私密之物,这让他每每都感到可惜。   而眼前的美人儿绝对不会对他的猥琐行为产生厌烦,这只是初步的考验呐~~~ 甚至算不上真枪实弹的干扰~~~~胡老头眯着眼睛,静静享受此刻的美好时刻, 不时地砸吧着嘴巴,似乎对校花百褶裙下的蓝白条纹的小内裤赞叹不已,然后他 情不自禁地越靠越近,然后鼻孔里喷出的温热而腥臭的气息自然都传递到了小莎 的敏感的大腿内侧……   隔着薄薄的内裤,小莎的敏感部位感受到了老头子的鼻孔里喷出的炙热气息! 小莎芳心已乱,虽然今晚她早已做好了准备,可是被男人目光炯炯地窥视着敏感 部位——虽然有内裤阻挡——依然让她很是害羞,双腿不自觉地想要夹紧,却不 小心一下子夹住了老胡的头……慌乱之际,她惊呼一声,赶紧把双腿再打开一些 ……只听得身后老胡吃吃的笑声。   「嘿嘿……小莎妹妹……你怎么夹住老头我的头呢……是不是痒痒了啊…… 嘿嘿……不过夹得还真紧呢……」   这个老不羞的胡伯伯……真是……真是太可恶了……小莎脸上绯红一片,暗 暗的在心里把他和丁伯伯做比较,突然觉得同样是老伯,丁伯伯要单纯得多,不 会有胡伯伯这样多的鬼心思。   正当小莎愤愤然之际,她突然用余光瞄见芊芊上身几乎前倾到了一个极大极 端的角度,而屁股则向后撅起一个惊人的弧度……而她的脸上居然一点反应都没 有,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小莎暗暗吃惊,按芊芊这个羞人的姿势,她的屁股 根本就像是在召唤着男人的侵犯一样……小莎心里想着,又对芊芊的风骚程度提 高了认知,而对於赢下比赛的好胜心也渐渐浓烈了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决定 把自己对老胡的厌恶暂且搁置到一边,对他在背后裙下的骚扰不再抵触。   比起不紧不慢欣赏小莎裙下美腿内裤的老爹来说,小胡算是很心急了,得到 比赛开始的口令后,他猛地扑到了芊芊的背后,流着口水的他简直是眼花缭乱, 眼前就是让学校中无数男生疯狂的肥臀,虽然有一条牛仔热裤的阻挡,但那条裤 子小的不像话,比丁字裤也大不到哪里去,几乎全部的臀肉都露在外面,就离他 不到十公分的距离,芊芊是大学里面有名的骚货,她整个屁股更是恍若一个熟透 了的蜜桃般,非但如此,还在不停地左右晃动,分明就是有意在诱惑着小胡的神 经。   芊芊果然是大学男生心目中的第一骚货,即便是在这种摇晃屁股的羞人姿势 下,她仍然保持着旁若无人的镇定,她明明知道有一个三十岁的大龄处男在后方 窥视着自己的臀部,脸上竟一点都看不出羞涩的情绪,反而更加用力地在台盆里 刷着晚,自然,她那丰满肥硕的臀肉颤颤巍巍,就像是一盘果冻在晃动着。   牛仔热裤是如此之窄小,想必里面也不会再煞风景般穿内裤了,事实上芊芊 此刻已然就像是做好准备的母狗一样的动作,小胡的眼睛充满着血丝,瞪得奇大, 脸上浮现出不健康的红色,他的脸和芊芊的臀部不足五公分了,炙热的喘息的气 息喷射在她的臀肉上。   「勾丝了……」小胡蹲在地上,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勾丝?」   小莎听见芊芊惊讶的声音。   「你的……牛仔裤勾丝了……」小胡的声音无比颤抖。   小莎默想,小胡一定是看到了芊芊牛仔裤的边缘的磨损部分,她不由地白白 眼,这哪里是勾丝啊,新潮牛仔裤的设计就是这样的,在边缘部分作旧处理,特 意会有些虚线头,敢情小胡一点都不明白?还是他故意说的……而芊芊却极度柔 媚地回答着:「讨厌啦!!怎么会勾丝的呢~~~~那就请小胡哥哥帮人家把勾 丝的部分弄掉吧~~~~」   芊芊却是一副狐媚的模样,还邀请着小胡去「处理」热裤边缘的勾丝处。   小胡就等着这句话,哆哆嗦嗦地用手触碰到了她的牛仔热裤的裆部,手指还 似乎不小心地点到了一侧嫩滑的大腿根部的皮肤。   芊芊娇躯一颤,并没有回头,只是嘴里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浪叫,小莎自然在 旁边听见了,也明白这个时候小胡的动作是多么的猥亵,她心里很是焦急,比起 儿子小胡,胡伯伯除了一直窥视着她的裙底风光,并没有继续进一步的行动,再 这样下去,这场比赛的结果就没有悬念了呀~~~~   这个时候,好胜心占据了女友心中全部的地方,她的羞涩慢慢褪去,只想后 方的胡伯伯赶快采取行动,於是也轻轻开始扭动纤细的腰肢,屁股随之晃动。   但姜还是老的辣,老胡并他儿子一样的心急,反正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这 一个青春一个浪荡的女生,都别想逃过他的手掌心!先享受梦寐以求的裙下春光 吧!   他蹲在地上,就像只癞蛤蟆,眯起眼睛,吃吃地盯着上方的美景,师范大学 的校花小莎今天穿得就像是少不经事的女高中生,制服诱惑这个词老头或许不明 白,可是看着这百褶裙裙摆摇摇晃晃,分明透露出一股子清纯而娇媚的味道,正 好刺激到了老胡的神经,他不知多少次梦到能和不到20岁的少女缠绵在一起, 而此刻梦想照进现实,百褶裙下的蓝白条纹的内裤就像是他生命中的图腾,他跪 伏在它下方,甚至双手暗暗合十,崇拜起来。   小胡则没有他老父亲的耐心,在大骚货芊芊的默认下,他狞笑着,用力撕扯 着芊芊裆部的牛仔裤的布料,聚精会神地帮助她清理「热裤裆部上面的线头」, 原本芊芊热裤的裆部就不算宽,随着小胡拉扯着蓝色的线头越拉越多,热裤的裆 部布料变得越来越少,最后竟变成了窄窄的一条……   真的和最大胆的丁字裤别无二致!   小胡喘着粗气,脸上露出不健康的红润,眼前的大美女的下半身几乎只是用 一条细线的丁字内裤来遮羞,是起不到遮盖作用,甚至在急促呼吸中,扑面而来 一种难以名状的气味!芊芊小麦色的腿肌夹着蓝色超级热裤,略略勾勒出娇嫩蜜 唇底部那W形的完美弧度,一撮黑色的阴毛从裆部的两侧露出来,再配上主人似 有似无的呻吟声,场面极度淫乱。   被小胡如此猥亵,芊芊竟然一点抗拒都没有,让他胆子更大了些,也挑起了 三十岁大龄处男更强烈的淫欲,他开始了进一步的行动,他伸出颤抖的食指,拨 开了芊芊私处的最后遮掩物,那一条已经变得如同丝线一般的布料。   芊芊和小莎都已经洗到了第八个碟子,只看那碟子的干净程度就知道,这两 个大美女实在是在家务上没有天赋,竟是一只比一只油腻,根本就和没洗也没多 大区别。   只不过小莎还算是认真,那大奶芊简直是不负责任到了极点,无论多么油迹 斑斑,她只是将碟子放在水龙头下用清水冲一下而已,而此刻她连冲洗都无法完 成了,双臂曲起撑着,刚才的淡定也已经不复存在了,桃红色的双颊显示着主人 体内荷尔蒙的上涌,她闭起眼睛,轻咬下唇,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在师范大学里人称「大奶芊」的第一淫乱美女,此刻的动作和表情就像是只 无辜的小绵羊,小莎在一旁看得有些讶异。   原来小胡终於忍不住了,将那牛仔裤裆部的最后的那一丝布料扯开,而芊芊 原本的热裤里面,和大家设想预料的一样,热裤下芊芊并没有穿内裤,这样她的 嫩穴就完全不加掩饰地暴露在空气中了,而那小胡看到如此美景,眼睛瞪得贼大, 然后像一条色欲冲天的饿狗一样,趴在她的两腿间,分开她湿漉漉的阴唇,鼻子 和嘴都埋进她的嫩穴里,深深的呼吸着里面的味道。   即使芊芊再是一个放浪不羁的淫荡女生,这样的场面恐怕还是第一次,一方 面自顾自地在做着事情,另一方面还要抗拒着背后猥琐男人的侵扰,甚至他已经 将热乎乎的舌头触碰到了她最敏感的部位,一时间,芊芊也是面红耳赤,浑身情 不自禁地颤抖着。   小莎心想这个大奶芊还真是忍得住,要是……要是小胡也用这样的姿势来弄 她的话,她恐怕早忍不住发出呻吟了,而芊芊只不过发出一些低低的喉音,不过 呢,这种荡人心魄的喉音如果被人听见了,都会知道主人内心深处的渴望。   小莎顾不上再保持「一心一意洗碟子」的架势了,而是微微侧头,想把一旁 两人的动作看得更真切一些,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见小胡的头此刻 已经半个埋入芊芊的两瓣肥臀中间了,他伸出舌头在嫩穴上舔弄起来,而芊芊的 大阴唇竟然……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开合了一道不小的缝隙,趁此机会,小胡的舌 头用力插入阴道中搅动着,鼻尖正顶在她的小阴蒂上,用鼻子揉搓着她的阴蒂。   小莎只觉得似乎有些东西从她的蜜穴中慢慢流了出来,原来,天生媚骨的她 看到这样刺激的场面,自己也忍不住有了感觉,淫液沾湿了一点蓝白色纯棉内裤, 想必……从胡伯伯的那个角度,能看得很清楚吧!   小莎不禁面红耳赤,整个人似乎也没了力气,绵软地趴在了台盆前,被这对 父子淩辱是一回事,自己主动有了感觉又是另外一回事……保有纯真性情的她自 然还是害羞,不行……不能再看下去了……否则……否则自己就会……   想到这里,小莎听到了一种声音,心底一沈,有一种复杂的情绪上涌……是 拉链的声音!难道……难道背后的胡伯伯终於也忍不住了?   一方面,小莎总是觉得被这样的一位好色的老头淫弄,心里无论如何都有些 抗拒,毕竟胡伯伯并不是丁伯伯或者学弟阿强,她打心底里不是真正心甘情愿被 他侵犯占有。   而另一方面,该来的总要来的,从打定主意踏入这家包子铺的那一刻起,她 的身体总是要交付给这对父子的,所以,此时此刻,女友心里,竟然有了种「石 头落地」的感受。   果然……果然,一根热乎乎的管状物触碰到了小莎柔嫩的大腿内侧肌肤,已 算得上是「阅人无数」的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胡伯伯他那压抑许久的胯下之物 终於显山露水了,虽然在她的身后,看不到身后老头的生殖器,但丁伯伯那个淫 乱的生日晚宴上,她是见过,甚至帮胡伯伯打过飞机的!   儿子小胡在为芊芊舔弄小穴,父亲老胡直接挺枪而入么?小莎不由得紧张起 来。   她咬着下唇,自然知道身后不怀好意的胡伯伯,有着一根与他矮小身材不相 配的肉棒,可以算得上是老而弥坚,等会儿他会不会像他那猥琐的儿子一样?轻 轻地剥开她的蓝白条纹色的内裤?然后……会不会很疼?应该不会吧……那里已 经湿了呢……   想到这里,小莎的俏脸更是通红,觉得下身更加湿了一点,耳边传来芊芊的 一声低笑冷哼,小莎侧目看去,原来芊芊正一边享受着蜜穴被小胡舔弄,一边还 偷看着她这边的动静,兴许这浪荡的小妮子正在笑话平日里端庄大方的校花此刻 的芳心大乱呢!   於是小莎干脆闭起眼睛,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反正今晚在来包子铺之前, 就已经打定主意了,失身是免不了的了,只不过小莎想争一口气,固然是要被这 对父子淫辱,却不能让芊芊看笑话了,她要证明,在任何方面——包括性爱方面, 或者诱惑男人方面,她都比芊芊要强!   小莎闭着眼睛,胡乱地清洗着手里的碗碟,但注意力其实都已放在了身后男 人的一举一动上了,正当她等着胡伯伯的那根肉棒直捣黄龙的时候,她的蓝白内 裤却好端端的穿在屁股上,反而并拢站立的双腿中央,顶进来一根火烫的东西!   这是……腿交?小莎脑袋里闪过了「腿交」这个词,在一年前,她还是那个 好端端的大学校花的时候,一定不会知道这个词的意思,而在这短短一年里,小 莎被男友阿犇可谓调教得异常出众,或者说,是被男友激发起了骨子里原本就有 的淫荡,在男生寝室宿管丁老头昏暗的房间里,往往在一次放纵过后,老头为了 挑起二次盘肠大战再次能够硬起来,总是硬拉着清纯的小莎一同观赏他收藏的 「日本动作爱情电影」。   小莎知道,往往是在那些极度不真实的「电车痴汉」电影中,那些AV女优 会被男人用这种姿势侵犯身体,虽然不是真枪实弹地插入小穴,可是也算得上是 极度色情的交合方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成为实践者!   小莎有些恼怒,明明人家已经做好了准备,这背后的老头却如此调戏人!还 想玩这种花样……不过很快她调整了下呼吸,心想既然真正的插入她都已经做好 了准备,腿……腿交这算什么?前不久不还帮那个摄影社的社员来了一次足交吗? 於是她没有选择躲避,而是悄悄地将双腿并得更拢一些,好让火烫的肉棒能够享 受到她充满弹性的大腿肌肉的挤压。   胡伯伯大喜过望,年老心不老的他无数次在乘坐公交车的时候,望着眼前无 数双白嫩嫩的少女大腿,都会有过这样龌蹉的幻想,眼下竟然真的实现了,他也 是个放长线钓大鱼的主,强忍着直接吃掉小莎的冲动,而是眯起眼睛,一前一后 地耸动身子,小莎的校服裙摆下,他那多日未洗的腥臭肉棒在大学校花白嫩如凝 脂的双腿间一插一收,一边不紧不慢地舒爽着,一边嘴角流下了口水而不自知。   一边是三十岁的老处男如饥似渴地舔弄着绝世骚货的桃花源,一边是年逾六 十的老头闲庭信步般地享受着校花的美腿挤压。   白天人满为患的包子铺,此刻静悄悄的,有的只是偶尔舌头和春潮满溢的性 器间发出的羞人声音,还有就是不经意间瘦弱的腹部和丰满弹翘的臀肉间的撞击 声。   不知不觉,这第二场的比试也到了尾声,最后竟然是芊芊快了一筹,小莎看 着自己台盆里面剩下的一只碟子和一个锅子,欲哭无泪。   在胡老头刻意的控制节奏中,他并没有允许儿子还有自己对两位女生进行进 一步的举动,虽然两人已到了箭在弦上,可还算得上是定力过人,将节奏带了回 来,第二场比赛也宣告结束。   小莎和芊芊两位大美人都在充当「洗碗工」的时候,受到了来自后方的「侵 扰」,所不同的是,芊芊直接被人舔到了肉穴,而小莎只是半推半就地和老头玩 了一次隔靴搔痒的「腿交」,按理说芊芊是受「侵扰」严重的那一方,但这骚狐 狸定力惊人,或者说是经验丰富,小胡恶狗般的舔弄也没让她真正乱了方寸,反 而是一旁的小莎,为了照顾身高太过於矮小的胡伯伯,好几次都曲起膝盖,好让 老头在背后抽查得更尽兴,这样一来,自然手上的动作便慢了下来。   「这……这一场……是芊芊获胜!」小胡舔着嘴角的不明液体,激动地说。   而胡伯伯只是微微一叹气,在他心里自然是希望如同纯情校花一样的小莎能 赢了,可是眼见儿子如此性福的模样,他也没有驳斥,反正还有第三场。   第一场打平,第二场输了,要想搬回局面殊为不易,一定要赢下第三场才是! 小莎暗暗握紧了拳头,外表柔弱还有些天然呆的她实际上有一颗不服输的心。       附件: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