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遐想录 11完 》


                  (终章)   听到那声尖叫,我和月月大惊失色,都惊讶的转头向门口看去。    看到的是月月的妈妈正嘴巴张得大到可以把我的鸡鸡整根吞进去的   画面。月月低声说了一句「妈……我们……」然后也没说下去了。   被她妈妈这一吓,本来正硬着的鸡巴,突然就软了下来,带着保险套滑出了 月月泥泞的小穴。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月月,你不是和阿树复合了吗?你怎么能和其 他男人做出这种事情来?」   月月低着头,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母亲见月月这样,也不好多说什么,反而 手指指向我对我说「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说。」   我木然地顺从的走了过去,都忘记了身上不着寸缕,留下月月一个人躺在床 上惊慌失措。但是在路上,我脑中灵光乍现,我不是一直想要把她们母女同床来 一次吗?这不是最好的机会吗?於是我顺手把月月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我随着月月母亲走到客厅,她突然转过头来,本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我赤裸 的身体,突然脸一红,把头转过去说「你干什么!还不快把衣服穿上。」   我内心有了大胆的想法,也没一开始那么惊慌了,甚至连老二都有了抬头的 趋势。我笑着对阿姨说「阿姨,您害羞什么?您又不是没见过,上次还进入……」   听到这里,她连忙打断我的话说「胡说八道,我和你什么都没有!上次月月 失恋了,你和她做那种事情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我也知道你们年轻人 有需求。但是现在月月和阿树已经复合了,你们还这样,这不是给阿树戴绿帽子 嘛?」   我哭笑不得的说「阿姨,是因为阿树先给月月戴绿帽子的,月月想报复阿树 才找上我的。再说了,您不是也给月月爸爸戴了绿帽子了吗?」   「你瞎说!我那是被你逼迫的,做不得数的,是你强奸了我!!!」   「我强奸你?我和您做的时候你不是一样爽的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而 且是阿姨你有需求啊,我只是学习雷锋精神,无私的帮助阿姨您,您怎么能倒打 一耙呢?」   月月妈妈这时的脸早就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听了我的话低下了头去, 但是瞥到我那已经再次雄赳赳气昂昂的大肉棒,脸就更红了。   「你个流氓,还不快点把衣服穿上。」   「不急,阿姨,您好好摸摸它,就是它上次带给您莫大的快乐。」   边说,我边向她身旁走去。   看到我的靠近,她本来就已经慌乱的心情更是紧张,本能的向后退,结果撞 到了沙发脚,一下子跌坐到了沙发上。看到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能放过她,一 个饿虎扑食压了上去,任她如何挣扎也无法把我推开。   两只手分别攻向她胸前两团比月月还大至少一个罩杯的奶子,勃起的鸡巴则 是在她的两腿之间隔着丝袜不停的摩擦着。至於她的嘴巴更是直接被我的嘴唇封 住,任其牙齿如何紧闭,也在我灵活的舌头下,找到了隐藏深处的舌头,大口吸 吮着里面的津液,和月月的一对比,感觉并不差多少,不愧是母女啊。   在我三路并用的攻击下,没多久,月月的母亲就放弃了挣扎,舌头开始激烈 的回应起我来了,并且嘴巴里传出唔唔唔的声音。我见她已经动情,就腾出双手 一颗一颗的解起了她的衬衫扣子,释放出了深埋其中的两颗肉弹。   看到这样两颗如同AV女优般的肉弹,我一个劲的埋进去,仿佛是要把自己 闷死在两颗奶子里。很快,两个奶子上就都是我的口水了。而月月的母亲也开始 了气喘吁吁。我一摸她的小穴,内裤已经湿透了,隔着丝袜都能感到里面已经洪 水泛滥了。知道是时候了。   於是开始脱起了她的裙子,但是似乎一下子清醒过来,想要阻止我,但是一 个发情的女人的力气怎么比得过一个发情的男人呢?   稍微经过挣扎,还是被我顺利的脱下来了。至於丝袜,我就直接动手撕了, 毕竟看了那么多AV,也想试试撕AV是什么感受。   撕开一个口子后,我直接拨开内裤,用手扶着肉棒直接插了进去,只听到她 发出「啊……噢」的声音。第一声似是带点痛苦,第二声则很确定的是一种满足 感。看来月月父亲真的是很不尽职啊。   当然,插进去后我也不急着用力抽插,只是缓缓的动着,因为我还没忘记我 今天要把母女花放在一张床上的伟大计画呢。虽然月月母亲的年纪有点大了,而 且生过一个孩子所以阴道不如月月那么紧凑,但是似乎在流水的量上远远超过月 月。就听到交合处不停的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   渐渐的,月月母亲也进入了状态,不时的嘴上发出「嗯……嗯」   的声音,不过似乎在刻意压抑这音量,生怕一门之隔的女儿听到她的浪叫。 看到这一幕,我当然不能让她顺心如意了。   我先故意抽出我的肉棒,给她一股强烈的空虚感,然后换了个姿势把她抱在 怀里,然后再对准她的小穴插了进去。之后就是往月月的卧室走去,在路上,我 并没有刻意的抽插,而是让肉棒随着走动自动的在她的小穴里颠簸。她似乎也没 意识到我的意图,以为我只是要把她带到主卧去好尽情的操她。   而等到我推开月月的门的时候,看到月月还在床上,只是身上盖了被子,但 是神色之间还是看得出一丝不安和慌乱。她看到门开了,先进来的是她那一丝不 挂的母亲,也发出了如她母亲看到我和她交合画面一般的尖叫声。再往下看,看 到她母亲是两腿腾空的进来的,两腿之间很明显还插着男人的阳具,她怎么能不 知道是谁的阳具呢?   「你……你怎么能这样……她是我妈诶。」   月月的母亲听到月月的声音,才知道去的不是她的卧室,是月月的卧室。顿 时羞得无地自容。但是身体反而一下子到了高潮,瘫软了下来。我趁势把她扔到 了月月的床上。   我对月月说「只有把你妈变成我们的同谋,这样她才不会对阿树和你父亲说, 不然你以后也不放心。」说完挺着我依旧硬邦邦的大肉棒对她说,「来吧,让我 舒服一下吧,今天一直没射出来,憋死我了。」   「可是我妈在旁边诶。」   「那有什么,反正该看的她都看过了,你也看到我刚才操她了吧?没事的, 快点吧,不然一会你爸回来就麻烦了」   在我的劝说下,月月终於是答应了,先是低下头来帮我口交,但是似乎是由 於她母亲在旁边的缘故,一直进入不了状态,我见状无奈,只能把月月身体翻过 来,以69的姿势和她互相愉悦着。   渐渐的,月月忘记了她母亲在身边的尴尬,开始进入了状态。   我看她的小穴已经分泌出了不少花蜜,自然就翻身上马,开始了大力的抽插。 不过似乎是她母亲在旁边依然有所影响,也许太刺激了,居然没一会就再次大叫 着不行了,要去了。   而我的老二依然坚硬如铁的耸立着。我这次就转移目标到她母亲身上,她母 亲躺在旁边看了一场活春宫,下身早就湿了,又不敢偷偷走了,只能一只手偷偷 伸到下体去抚慰那空虚的洞穴。   我见状也就毫不客气的转换目标,插进了她母亲的洞穴。结果不知道是她们 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居然也没多久就达到了高潮,而我依然没射。无奈之下 我索性就轮番在母女二人的身上耕耘着,一直到第三回,才在月月母亲的身体里 达到高潮。   这大概是我告别处男以来做的最累的一次,我一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赶紧处 理一下身体上的痕迹,穿好衣服溜走了。走的时候内心还想着从此以后就能向那 诸多小说中一样长久的享受这对母女花。   然而现实却总是残酷的,由於这次事情,月月对我很不满,反而就此与我绝 交,从此我又彻底回到了要靠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来解决需求的状态了。   接下来的时光就是过的很乏味了,没有炮友,没有艳遇,生活回归平淡,而 我也开始做一个正经学生应该做的事情——学习。   这样平淡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高考结束。八月份的时候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去 学校换毕业证书,之后就算是彻底与高中生活告别了。   在那天,我看到了月月和阿树,恍惚间看到阿树头上顶着一个好大的绿色帽 子,但仔细一看又没有。   还遇到了文文,和她在楼道里面对面的擦肩而过,我和她谁都没有向对方打 招呼,就仿佛两个陌生人一般。   不过,在离去前,我特地去了英语老师办公室找她,想问出那个在我心底深 埋了两年的问题,不过遗憾的是,在那天,她似乎没来学校。看来那个问题只能 永远留在心里,成为一个遗憾了。   到了九月份,我也开始了我的新生活,到大学开始了军训。在最后的阅兵式 之前,在操场上彩排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而那个身影也似乎有心灵感 应一般看向了我,我们相视一笑,我知道我的大学生活不会寂寞了。没错,那个 人就是燕儿,也是时候兑现我的承诺了。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