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绿色的爱情 04 》


                 (四)酒店激情   酒店三楼,走廊上,我轻步向前走去,虽然明知道我的脚步声根本不会被房 间里的吴郡听到,但我依然小心翼翼,神经紧张。   耳机里,是唯依略带压抑的抗拒声,以及我自己越发变快的心跳声。   「不要,吴郡,我们还没有洗澡呢……嗯……」「没关系,先脱光了,然后 我们一起进去洗就是了。」317号房间,在耳机里传出对话声的同时,我已经 走到了房间门前,不过我的脚步在略微停顿之后,就继续向前走去,闪身靠在了 墙边,避免被吴郡从猫眼里发现我,不过他现在应该也没有什么心思会注意房门 这里就是了。   随着耳机里两人的对话结束,唯依又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而后,是一阵 脱衣声和脚步声,然后就陷入了一片安静。   看来唯依已经被吴郡带进洗手间里一起洗澡去了吧?   果然,没过一会儿,淋浴的水声出现在耳机里,只不过声音不是很大,想必 唯依也不可能把手机带进洗手间里,所以此刻我能听到的声音也就很有限了。   淋浴的水声,从开始之后就没有停下,一直持续了两三分钟左右,而此刻躲 在门外的我,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早已经是心急如焚!   他们只是在里面洗澡而已吗?以吴郡的性格,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忍住,老老 实实的任由唯依安心洗澡吧?毕竟唯依的肉体,是那么的性感迷人,诱人犯罪… …   所以说,难道就在此时此刻,在我背后的墙内,唯依已经被吴郡再一次插入 了吗?而我这个男友却再一次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我的喉结,忍不住滚动了一下,左右环顾了一眼,还好走廊上没有其他人, 不会发现我的窘态。   「踏踏踏……」突然,耳机里传来一阵拖鞋走路的声音,脚步有些快,而且 声音越来越近,似乎正是冲着唯依的手机来的!   我刚刚还处在焦急中的心,顿时不由得紧张起来。   听脚步声,明显只有一个人从洗手间里出来了,是唯依吗?还是吴郡?如果 被吴郡发现唯依的手机正在通话中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正当我心中担忧,犹豫着要不要马上挂断电话的时候,唯依的手机似乎已经 被人从桌面上拿了起来,发出一阵轻响,随后是一道让我感到既安心又惊讶的声 音。   「云斌,你在听吗?」   是唯依,是唯依的声音!虽然声音相当细微,但确是唯依的声音无疑。   可是,在这种时候,唯依怎么敢跑出来和我通电话呢,难道她不怕被吴郡发 现吗?   由于我之前已经把手机开启了静音,所以此刻就算我开口回答,唯依也是听 不到我这里的声音,出于安全考虑,我思考了两秒钟之后,还是决定继续静音, 先不回答唯依,免得被吴郡听见。   可能是明白了我心里的顾虑,接下来,唯依并没有再追问我有没有在听,而 是继续轻声开口。   「吴郡他还在里面洗澡,我先出来了,云斌,你现在来酒店里了吗?」要回 答唯依吗?既然吴郡还在洗手间里,那目前的情况应该比较安全吧,况且耳机里 也仍然传出着哗啦啦的水声,至少证明了吴郡此刻确实还不会出来。   我拿出手机,轻点屏幕,关闭了静音模式,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有些莫名的 紧张。   「唯依,我就在房门外,你们刚刚在里面没有做什么吗?」我的喉间有些干 燥,声音似乎也稍微有一点儿哑。   「嗯,没有,他说他有段时间没有洗澡了,所以得好好洗一下。」唯依轻声 应了一声。   「这样啊,那你现在在房间里和我讲话,不怕被他发现吗?」「怕,不过不 会的,我会小心的,只是我有点紧张,云斌,我想听到你的声音。」   「好,我在呢,唯依,别紧张,我就在门外,放松一点儿。」虽然话是这样 说,可实际上,此刻在我的心里,其实比唯依还要紧张吧。   虽然这是唯依第二次和吴郡出轨,但却是我第一次间接参与到现场,使用偷 听电话的方式,而之前他们的第一次出轨,我只在事后对唯依的询问中简单了解 了一点,唯依也是害羞的很,不肯对我说太多,不过那已经让我兴奋到不能自已, 所以不知道今天的情况,我又会兴奋到什么地步呢?   然而,至少到此刻,我感受到更多的还是紧张,而不是兴奋,特别是面对即 将亲耳听到唯依与其他男人欢愉,我的心中总是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与浓浓的醋 意,不知道这股情绪是否会随着房间内两人的进展而逐渐演变成兴奋呢?   「云斌,如果待会儿你听到什么难听的话,不要生气好不好?」当我陷入万 千思绪的时候,唯依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轻轻响起。   「我当然不会生气了,难道唯依你忘记我的爱好了吗?呵呵,我期待你和他 说些羞辱我的话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对吧?」为什么唯依会有这 样的顾虑呢?其实早在刚刚他们两人还在车里的时候,我就已经从吴郡对唯依的 称呼中听出了一些问题。   很显然,唯依并没有把之前她和吴郡的第一次出轨经历全都告诉我,虽然当 时是我无比渴望唯依去找吴郡出轨的,但事后的唯依却不愿告诉我太多过程,应 该是害羞,又或者是有什么其他隐情?   「嗯,我知道了。」   「好啦,放心吧,唯依,你就尽情的去和他享受,放纵的呻吟,你知道我喜 欢你那个样子,好吗?」   「好吧,那我可以先看你一眼吗,云斌?」   「现在吗?」   「嗯,我好想你。」   虽然有点危险,不过,趁着吴郡还没有从洗手间里出来,只是在猫眼里让唯 依看我一眼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这样也好减轻一下唯依心里的负担, 想必现在她的心里真的是很紧张吧,在现任男友的旁听下出轨初恋男友……「好, 我就站在门外,你从猫眼里就可以看到我。」「嗯。」   随着唯依的一声应下,我的心跳由于紧张,明显又加快了许多,不过既然我 已经答应了唯依的要求,自然就不愿让她失望。   握紧了拳头,背靠着墙,我深呼了几口气,在耳机里陷入片刻的沉默后,我 终于鼓起勇气,转过身,站在了房门的面前。   「看到我了吗,唯依?」盯着眼前的猫眼,我仿佛也能够看到里面的唯依一 般。   「嗯,看到了。」唯依的声音,比刚才更压低了许多。   「那就好,那么接下来就不要紧张了好吗?记得我就在门外陪着你。」「好。」   虽然唯依乖巧的答应了我,但我还是能够从她的声音感受出她的紧张。   「云斌。」   「嗯?我在,怎么了唯依?」   「我爱你。」   在此刻这种状况下,唯依的突然示爱,不禁让我感到微微一愣,不过在片刻 之后我就反应了过来。   「呵呵,傻丫头,我也爱你。」   正当我和唯依互诉情愫的时候,耳机里传出的淋浴水声,似乎已经突然停止 了。   「他要出来了。」   在唯依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听到她应该是赶紧离开了房门这里,小跑着回 到了房间里,与此同时,我也马上闪身,再次靠在了房门旁,然后拿出手机,重 新开启了静音。   接下来,我就要听到唯依在吴郡的身下婉转承欢了吗?   一股热血,突然直冲上我的头顶,在这一刻,浓浓的醋意,勾勒出一副淫乱 的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仿佛是在提醒着我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而此刻 在我的心中,终于也不再是只有紧张,还充斥着一股异样的兴奋和激动!   然而,伴随着在我耳边不断回响的强烈心跳声,我却迟迟没有从耳机里再听 到什么声音,除了那道浴室的开门声和脚步声,随后,便只有一片安静。   奇怪,怎么吴郡从洗手间里出来后,房间里却变得这么安静了呢?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通话时间仍然在一秒一秒的变动着,我才能够肯定, 我和唯依的通话还在继续,并没有挂断,那为什么房间里的两人却迟迟没有发出 对话声呢?   在我的无比好奇中,时间已经静悄悄的过去了两分钟左右……「嗯……不要 ……」   终于,一道并不是很大的呻吟声,在我的万般期待下,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我把手机装进口袋里,双手用力按紧耳朵里的耳机,仿佛这样的行为,能够 使我将声音听的更清楚一些。   「怎么了唯依,还这么放不开?你下面明明都已经湿透了,你看,弄的我满 嘴都是。」   满嘴都是?难道说,刚刚吴郡从洗手间里出来以后,就一直在唯依的两腿间 舔舐她的蜜穴,所以我才没有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   我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两人刚刚正在进行的画面,胯下也按耐不住的坚挺 起来,在裤子里支起了帐篷。   「不是的,那……那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唯依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紧张和 娇羞,但还是试图对吴郡辩解着。   「算了吧,唯依,别不承认了,你上次不也是这样,给你脱下裤子的时候你 就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   什么?上次也是这样?吴郡说的话,是真的吗?两个月前,唯依终于答应我, 和吴郡发生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出轨,而在那个时候,唯依就已经对吴郡动情了吗?   「别……你别说了……」   「怎么还不让我说了?上次不是都说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我说什么 你都要听吗?」   「我没有,那只是你自己说的,我根本就没有答应你。」「嘿,小骚货,看 来一段时间没有治你,你又很不服气了啊,那我今天就要让你亲口求着做我的性 奴!」   随着吴郡的几句淫言秽语出口,唯依也随之发出了一阵反抗的声音,只是此 刻唯依那微弱的反抗,对吴郡来说,应该起不到丝毫作用吧?不,不对,或许, 会更加引起吴郡的征服欲才对吧。   「不要……吴郡,你轻点儿……」   「轻点儿什么轻点儿,刚刚在车里我就说过了,来房间里以后我一定要让你 求饶!」   「不……不要,先等一下呀,唔……吴郡……你怎么……还是这么粗鲁……」   耳机里,唯依的求饶声,两人在床上拉扯而发出的肢体声音,交错着回响在 我的耳边,不过紧接着,唯依突然发出的一声尖叫,像是为这场杂乱的面画上了 句号。   「啊!」   一声高昂的呻吟,瞬间结束了缠绕在我耳边的其他声音,同时也令我的神经 陷入了高度的紧张与兴奋之中,心跳快到几乎已经快要跳出来一般!   插进去了,唯依是被吴郡的肉棒插进去了吧?我的女友唯依,终于被其他男 人的肉棒给玷污了吧?   「噢!真他妈的紧!」吴郡声音里充满的享受,仿佛是在回答我心中的疑问。   「唔……你……不可以……你今天要戴安全套的……」什么?此刻的吴郡, 居然没有戴避孕套吗?之前唯依明明答应了我,会尽量尝试事先和吴郡说好的啊, 结果怎么是已经插进去了,唯依才想起来对吴郡提出这个要求呢?   「戴什么套啊,上次我就说过了,我操逼从来不戴套!你个骚货又忘了是吧?」   「呀……不……不可以的……轻点儿……可是我……我今天不是安全期…… 不行的……嗯……」   虽然唯依还在尽量试图说服吴郡,可是面对如此诱人的娇羞低吟,我想如果 此刻在唯依身上的那个男人是我,我也根本不会有退出来戴套的道理吧?   「操,哪来那么多毛病,大不了我最后不射进去就是了。」果然,吴郡的回 答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毫无商量余地的拒绝了唯依的要求。   不过,虽然以前在高中校园里的时候,我就知道吴郡是那种痞子类型的性格, 而且唯依在和吴郡有过上一次的偷情之后,也对我说过,吴郡对她的态度总是很 粗鲁,但是此刻亲耳听到吴郡对唯依的态度,我还是感到有些惊讶。   「话说你男友都不操你的吗,唯依?下面还是这么紧啊!噢,真爽,比我女 友的紧多了!」   「嗯……唔……」   「怎么还捂住嘴了?说话啊!操!」   「啊……不……唔……疼……你轻点儿……」   「少来,我今天一定要操死你!」   「唔……唔……」   从吴郡的话里,我得以知道,此刻的唯依应该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 必她还是羞于让我听到自己在吴郡身下发出淫荡的叫声吧。   「还他妈的在这装纯,给我把手拿开!」   「啊……不……不要……嗯……啊……」   「噢!操死你!唯依,说,你是不是我的性奴!」「不……啊啊……不要… …不要问我……」   「啪啪啪!啪啪啪!」   唯依的双手,可能被吴郡给控制住了,一时间,淫乱的呻吟声没有了唯依双 手的遮拦,迅速冲进了我耳膜,我终于完全听到了自己的女友在其他男人胯下的 浪叫声!   脑袋仿佛要炸裂开一般的兴奋,全身由于过分激动而不住颤抖着,胯下的肉 棒,更是坚挺刺激到发疼,此刻的我,就仿佛是一个吸毒过量,即将疯掉的家伙。   「啊!真他妈太爽了,瞧瞧你这大奶子,以前在高中上学那会儿我怎么就没 发现你这么骚呢,不然我早就给你破处了!」   「唔……没有……啊……我……我不骚……你别那么用力揉……啊……」 「不骚?哈哈,你不骚能跑来给我操?还不是你男友喂不饱你!」「呀……不行 了……不要……你……你不要说云斌了呀……唔……」「妈的!一说起你男友来 你的下面就紧的要命,简直要被你夹断了,还他妈在这跟我嘴硬!」   什么?在这种时候,听到吴郡提起我,唯依的下面就会变的更紧?这是真的 吗?   背靠着墙闭上双眼,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唯依被吴郡压在身下尽情操干的画 面,右手更是早已忍不住伸进了裤子里,伴随着耳边的激情,尽情撸动着坚硬如 铁的肉棒。   「啊……不要……吴郡……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快停下……」 「操!干死你!」   「啊啊……不要……我……我要死了……」   「以后还听不听我的话了!」听的出来,此刻的吴郡,正在一边用力猛操唯 依,一边尽可能的憋着一口气,用言语羞辱着唯依。   「啊……唔……」   「说话!」   「嗯……」   「嗯是什么意思啊!说明白点!」   「听……啊……听……」   刚刚的唯依,居然回应了吴郡?答应了吴郡?   「那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性奴啊?」   「我……噢……我不知道……」   「不知道?妈的,不知道是吧,我让你不知道!」「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   随着吴郡恶狠狠的声音落下,一阵极其有力且快速的肉体撞击声瞬间响起。   我的眼前,唯依嫩白性感的屁股,正在被一根狰狞粗大的肉棒用力抽插进出, 淫水四溅……   我的神经,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中,龟头上传来一阵再也无法抑制的极 度酸麻……   「知道了没有,啊?唯依,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性奴!?」「啊……是……是 啊……啊……啊……到了……唔……嗯……」终于,唯依最后的呼喊声,刺断了 我的最后一根神经,裤子里,顿时激射出一股股热流,粘稠无比。   「啊!妈的真是爽死了,射死唯依你这个大骚货!」与此同时,吴郡的呼喊 声也随之响起,即使没有耳机,我仿佛也能从隔着的房门里听到他那舒爽到极点 的呐喊声……   几分钟后,我已经灰溜溜的离开了酒店,耳机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声音,虽然 我和唯依的通话还在继续着,想必他们两人现在都已经累到睡着了吧。   坐在出租车里,我看着双腿间隐隐可见的湿痕,仍然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 样,不过我知道这不是梦,不然的话,我也没有必要打车回去,害怕路人们看到 我的窘态了。   好在,回到宿舍之后,老代他们几人都没在,应该是又去网吧一起玩游戏了 吧,于是我赶紧换下了身下的裤子,简单清洗了下体。   当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我躺在床上,重新拿起了手机,不过随即我就轻轻皱 起了眉头。   我和唯依的通话,被挂断了?是在什么时候,是唯依主动挂断的吗?还是我 自己不小心碰到了?   这个时候,我的聊天软件里突然收到唯依发来的消息。   「你在吗,云斌?」   看到唯依的信息,我的内心终于安稳了一些,赶紧回复唯依。   「在,唯依,是你挂断了电话吗?我刚刚没有注意。」「嗯,我挂断了。」 很快,唯依的回复就发过来了。   「怎么挂断了?」   「我想着已经结束了,就可以挂断了吧,想和你好好聊聊天,通电话又不方 便说话。」   「这样啊,那方便聊天吗?他不是在旁边?」   「他睡着了,不会看到的。」   「哦,那就好。」   聊了几句之后,我和唯依之间突然陷入了沉默,直到此时,我们两人仍然谁 也没有提起刚刚发生的事情。   过了几分钟之后,终于,我再次收到了唯依的信息。   「你生我气了吗,云斌?」   「没有啊,怎么会这么问?」   「我以为你生气了呢,刚刚我和他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对吗?」「嗯,差不 多吧,有些对话听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基本上都听到了。」再一次,唯依没有回 复我,不知道唯依此刻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好啦,放心吧唯依,我真的没有生气。」   「真的吗?」   「嗯,不过我有些问题想问一下你。」   「你问吧,云斌,我一定都告诉你。」   从唯依的反应来看,我大概已经猜到了此时她的心理状态,恐怕是很没有安 全感吧,这让我在心里不由得感到阵阵心疼。   「好,不过唯依,你要先向我保证,不要再担心了,我真的没有生气,相反, 我还很高兴,很兴奋,相信我好吗?」   片刻之后,唯依可能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复我。   「好,不过我们可以见面之后再谈这些吗,云斌?我现在只想让你陪我聊聊 天,不想提起和他的事情。」   看来,刚刚和吴郡出轨结束的唯依,心里还是有着不小的坎,特别是整个出 轨过程都被我这个男友听到了,所以此刻她的心中,还是很放不开吧。   「好,那等你回来了以后我们再谈,现在我们就聊点别的。」「嗯,谢谢你 云斌。」   「傻瓜,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满足我这么变态的癖好。」接下来的时间, 我尽量不去提及刚刚发生的事情,和唯依聊着一些能够让她开心的事,虽然我的 心里其实很想了解其中的一些隐情,但是此时此刻,我决定忍耐。   一个多小时后,唯依告诉我,吴郡从熟睡中醒来了,我和唯依暂且结束了聊 天。   几分钟后,再次得到唯依消息的我,换好衣服,重新站在了之前看着唯依坐 上吴郡车的地方,等待着唯依的归来。   没过多久,那辆白色的丰田轿车,终于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坐在车里的, 是我深爱着的女友唯依,和那个刚刚享用完我女友娇躯的男人……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