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荡妇笔记 02 》


                   第二章   我觉得我和赵哥的关系还好,但和晓祥的关系怪怪的。其实我不知道的是, 那段时间,公司的业绩是在一个低谷,而晓祥也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那时的 图片公司,主要靠两种业务来支撑,一方面是正经的图片生意,这里边偶尔也有 裸体,但真的是属於商业用途或者艺术方面的事,这样的生意基本上都是外包项 目,经过层层的转包到这里,虽然也能赚钱,但利润并不大。另一方面是打擦边 球的所谓群拍或者外拍,公司带着一批各怀目的的影友,拍一拍裸体女人以饱眼 福,甚至还夹杂着一些皮肉交易,这种生意利润很丰厚。这两种生意晓祥都做。 前者虽然不赚钱,但可以让公司有个好前途,后者则真真切切地是「钱途」了。 潘姐已经决定要出国,这些天都在忙出国的事,所以也不怎么接拍摄的项目。而 以晓祥的说法,找到潘姐那种水准的裸模是很不容易的,晓祥也不愿意找一些野 模来凑合,赚点小钱却降低了公司在影友中的形象。所以这一年的拍摄业务格外 冷清。   而最让晓祥纠结的,却是我。用晓祥的话说,第一次我来面试的时候,晓祥 就对我很有好感(不得不说那次其实我对晓祥也很有好感的),然后一点点地, 嗯,爱上我了。他和赵哥说我身材好还真不是说说而已,其实私下里赵哥早就在 怂恿晓祥把我培养成裸体模特。而晓祥却不想让我掉进这个大染缸。后来的捉奸 事件,赵哥觉得是个契机,但晓祥跟赵哥说了爱上我的事,并且说不想让我趟这 个浑水。在晓祥看来,追求我和继续他的流氓事业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两者之前 必须有取舍,当时公司的不景气让他直想关了公司。   这一切我当时一点都不知道。我只觉得乔乔的离开,我多少是负有一点责任 的,我很想弥补一下。为公司当一回模特我当然愿意,不过我绝对不会暴露自己 的身体,但这其实是很矛盾的一件事。不需要脱衣服的拍摄专案少之又少,我想 如果实在不行,泳装我也可以接受。然而其实连泳装的也很少。我甚至都开始纠 结要不要真的拍一次裸体的了。就一次,足够弥补了。我纠结了好几天,就在准 备横下心来告诉晓祥的时候,一个项目不期而至。这是一个老客户的「正经专案」, 拍摄的主体是家俱,模特作为点缀。而且这个系列是古典家俱,模特肯定不用光 着,连泳装都不用。   晓祥不想让我做模特,但这个完全无害的机会却不期而至。而且我们和这个 公司签的是长期服务合同,本来也不可能推掉的。有时我觉得真的是有命运这种 东西存在的。於是我就当了一回真正意义上的模特。   拍摄是在客户的仓库里进行的。在情节背景中我是一个民国时期嫁入豪门不 久的小媳妇,化妆师忙乎了半天,还有假发,我觉得很搞笑,但是化妆之后,看 到镜子里的自己,我一下就惊呆了。清纯的学生气只剩下淡淡的一点,一种成熟 的韵味却占据了我的全身。我感觉我一下就进入了角色。我按晓祥的要求摆姿势, 但晓祥拍了几张之后都说不好。   然后大家休息,晓祥和我坐在沙发上「说戏」。他给我编了一个剧中人的故 事,摄影模特真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仅凭一张不能动的图片,却要表达出很 多的资讯,这其实比演员的标准还高些。晓祥甚至细致到告诉我在面对镜头时脑 海里要想什么。我看到了晓祥的另一面,专注、专业、敬业,这对我这样不谙世 事的少女来说简直是杀手级的。拍到后来我觉得我看晓祥的眼神都有些暧昧了, 不过这时的晓祥倒是正经的很,他瞪了我一眼,说了句「别闹!」   事后客户对这一组照片大家赞赏,说晓祥的水准又有提高,还说新来的模特 很有味道。我当然知道这个「味道」完全是拜晓祥所赐,不然我是绝对不合格的。   当模特的感觉简直好极了。而且我之前从来没注意过晓祥在拍摄时那专注的 样子,这次被我发现了,说实话我有点着迷了。这个小小的项目之后又是长长的 沉寂,晓祥偶尔找些别的模特搞搞外拍,但在我看来只是「晓祥不在」和「晓祥 在」的分别。晓祥不在的时候,各种公司事务都是我在处理,虽然不多,但多少 也是有一点的。这其中就包括了一些所谓的「订单」。当然大部分都是裸体拍摄, 我整理好,等晓祥回来再一一答覆。大部分都是告诉对方接不了。有几个项目蛮 赚钱的,我看出来晓祥有点舍不得,但还是驳了回去。其实我都有点舍不得了, 有几次我都想跟晓祥说我当模特吧。但话在嘴里含着就是说不出来。   然后又来了个泳装的专案。   那天晓祥不在。订单是传真来的,是晓祥的一个老客户,还是我认识的。我 反复看了好几遍确认是泳装,然后便自作主张地把合同签了下来。做这事的时候 我有点小激动,我居然没请示晓祥,我自己做的决定!感觉好像我是老板娘一样。 晓祥回来看到那合同以后,有点哭笑不得的样子。他当然知道我是准备自己当模 特的,他大概是觉得我即便是把所有不脱衣服的项目都包了,其实也没几个钱。 对公司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然而我可不管那么多,我当然知道这种项目帮不到 什么忙,不过我心里更期盼的是给晓祥再当一次模特,我想再看一次晓祥专注认 真的样子。   拍照就在公司的摄影棚。晓祥让我到厕所换衣服。我突然有一点紧张。虽然 是泳装,但似乎还是有个「脱」字隐含在里边。晓祥要看到我穿泳装的样子了吗? 我要把身体的大部分皮肤裸露给晓祥看了吗?   我走到厕所里,把门关好,还反复检查了一下门是否锁上了。然后我先是把 自己脱光,小心地把衣服卷好。虽然是在厕所里,但也算是我第一次在公司里 「脱光」,我觉得意义非常,居然莫名的有些小小的激动。泳装一共是4套,我 先穿上了嫩黄色的那件,镜子里便看到一个青春白嫩的泳装小女生,这个泳装还 真的挺适合我的风格。相对于以前董姐穿过的那种性感泳装,我的这个就显得不 是那么暴露,而且还很清纯。我从厕所中走出来,赤脚走到晓祥面前,赵哥连声 赞叹起来,晓祥也是眼前一亮。   以前也穿过泳装,甚至比这更露一些的也穿过,但那都是在游泳馆或者海边。 如今在房间里穿泳装,而且还被两个男人欣赏,我有些紧张。昔日的办公室小妹, 现在赤脚站在办公室的地板上,身上只有内衣一般的泳装遮住重点部位,而大部 分身体都暴露在空气中,任由你欣赏她白皙的大腿、腰身和小腹,我的身体都有 些僵硬了。他俩连声鼓励,让我在摄影灯下适应一下。赵哥故意插科打诨地说些 笑话,不过居然罕见地没有调戏我,赵哥的笑话很有趣,把我逗乐了,笑过之后 感觉放松不少。   终於开始拍了,在他俩的指挥下,我摆了很多可爱的造型,摄影灯闪个不停。 晓祥还说这一组客户肯定会满意。接下来的第二套和第三套都很顺利,我也完全 放松了下来,放松得都开始捣蛋了,但在脱第三套穿第四套时,出了一个小状况。   当时我在厕所里先是脱下上围,放在洗手台上,然后脱泳裤。这个泳裤是在 侧面系带的,我刚才穿的时候,好像把它系成死结了,而且由於我系得太紧,也 不能把泳裤直接脱下来,非得解开这个死结不可。因为是在侧面,我侧弯着腰解 死结是很困难的,厕所里的灯还很暗,不容易看清,我费了好多时间也没有成功。 晓祥就在门外问我出了什么事。   我当时的思维完全集中在怎么把这个死结解开的问题上,所以我打开厕所门 走出来请晓祥来帮忙时,全然没注意到我上半身是完全赤裸的。晓祥蹲在我的侧 面,仔细查看这个死结。这个死结紧贴在我侧面的屁股上,而且泳裤只能包住屁 股的一小半。所以晓祥其实是近距离观察了我的屁股,而我当时只是一心一意想 解开这个该死的死结而已。   赵哥坐在沙发上,望向这边,大概在欣赏我的乳房吧。等我发觉上身是全裸 的时候,赵哥应该是已经看了一会了,而且显然晓祥也看到了我的乳房。   我感到非常害羞,连忙用手捂住了双乳。我的乳房是B罩,比我的手掌大, 所以双手只能遮住乳头而已。晓祥解了半天也没解开,乾脆用用牙齿咬,这样一 来,他的嘴唇就不可避免地贴在了我的屁股侧面。没想到第一次拍泳装就这么尴 尬。而且厕所的门口,其实就是房间的过道,房间的大门照例是敞开的,我能直 接看到正对着大门的电梯门。这时候要是谁走出来,就能看到我赤身裸体捂着双 峰在被晓祥亲屁股的景象。   死结解开了,我两只手还捂着双乳,结果泳裤就打开了一些,露出了阴毛, 而这时晓祥的眼睛只是在阴毛的10厘米的范围内。我赶忙夹紧大腿以防止泳裤 掉下来,同时用一只手去拽泳裤,这样一个乳头就又暴露了出来,而夹紧大腿是 没法走路的,所以我反身走回厕所时,基本上后面的那块布已经仅仅是挂在我的 大腿上,整个屁股毫无保留地暴露了出来。   回到厕所,我的心砰砰直跳。几乎是颤抖着把第四套穿了上去。接下来的拍 摄,晓祥和赵哥像什么也没发生一下,我则因为刚才的事件又变得僵硬起来,所 以这一套其实拍得不算太好。   终於全部拍完,我到厕所换回自己的衣服,再次以学生妹的形象出现在他俩 面前。想到刚才全身上下只在大腿上挂着一块布的样子,好像连穿泳装的样子都 让人很羞耻,而我还在他俩面前摆造型。之前觉得这几套泳装不算太露,现在也 觉得好像其实挺露的,三点式哎,而且最后一套,泳裤小得不行,还有上围其实 也不大,大半个乳房都露在外面。这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我的光溜溜的 身体和现在我身上的衣服是两个部分,硬生生组合在一起的样子,好像衣服不属 於我似的。   学生装的我依然很僵硬,比较搞的是赵哥和晓祥也很僵硬。像他俩这样的流 氓,突然看到办公室小妹几乎全裸的样子,居然也会大脑死机。不过事后我问过 赵哥,你猜赵哥怎么说?他说看到我的裸体并不吃惊,还说感觉早晚会看到的。 让他死机的是那时候有些日子没看到好看的裸体了,而我的裸体比潘姐还好看, 所以被老娘我的美貌给震惊到了。还有一个原因,我当时跟傻了一样,赵哥说他 被传染了。   不管傻病会不会传染,我当时确实是傻了。怎么回的学校完全没记忆了。晚 上我觉得我会做梦,应该梦到自己变成个荡妇什么的,然而我却迎来了人生的第 一次失眠。我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小人说这是个不得了的事,二十多年 来连走光都很少有的我,居然全身赤裸地给人家看,简直天都要塌了;另一个小 人义正词严嗓音洪亮地说这算什么,你看那些来面试的女生,再看看潘姐,还有 那些模特,露得毫无顾忌嘛。我比较倾向於第二个小人,主要是天塌下来该怎么 办我也不知道,还不如就这么接受了。然后我又不甘心地想这绝对是个大事件, 不过虽然算是一个大事,但好像还没到天塌了那么严重,只是看到乳房而已,阴 毛应该没有露出来,嗯,屁缝也许完全暴露了,露屁缝算不算露点?哎不对,晓 祥应该是看到了一点阴毛,嗯,没看到小穴,肯定没看到……   然后我思维混乱地想他俩会怎么看我的裸体,当时的景象清晰地在我的脑海 里一遍遍的重播。我好像变成一个游离在我身体之外的镜头,全方位无死角的重 播。我的裸体好看吗?赵哥说我的身材不错,但都是隔着衣服看的,也许这次光 着身子被看到会不会让他失望?如他猜想的那么好看么?我的腰臀比怎么样?屁 股够大么?还有,嗯,屁缝,我的屁缝是什么样的?我看过不少屁股了,有的直 接就能看到屁眼,有的是两瓣屁股贴在一起,只有一条缝,我的是那种?还有, 肛毛,我有没有?我用手伸到屁眼附近摸了摸,哎呀,好像有,有没有露出来啊? 太糗了!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圆溜溜的屁股里夹着一大撮黑毛的情景,相当惊悚。 我又摸了摸屁缝里,一共好像也没几根,肯定不会那么吓人。一夜就这么稀里糊 涂地过去了,看着寝室一点点亮起来,才4点多,然而我一点也不困。   心不在焉地上完课,然后我该上班了。该怎么面对这两个流氓?装做没事还 是当谈资聊一聊?和他们聊我的裸体简直让人神经错乱,但我其实是挺想聊一聊 的。从小到大我都被说成「漂亮女生」,但那都是指我的脸蛋。而现在他们作为 唯一看过我全身的男生,我实在很想知道裸体的我还算不算得上「漂亮女生」。 也许应该聊一聊?之前不是聊过阴毛么,哎,他们如果要看上次没看到的阴毛怎 么办?脱给他们看看?好像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那么多女生也都脱得光光的嘛。 哎呀,我怎么变成这样了!这是大事,这是大事,随便给人看隐私部位就是疯了。 对!没错!马上要到公司了,那么问题来了,装做没事还是当谈资聊一聊?我胡 思乱想地到了公司,这两个混蛋不在。   不在倒好,我不用面对他俩了。然后一连两天,这两个家伙都不在。两天下 来,我的心情也从「发生了一件大事」的震惊中平息了下来,不仅平息了,而且 还觉得这件事其实挺有趣。前面说过,暴露身体其实是我的一个敏感点。从小妈 妈就教育我女生要注意走光,一种油然而生的逆反心理就让我觉得当众暴露自己 的隐私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当然,我是乖乖女,不会逆反着去做,甚至我们寝 室的半吊子暴露狂二姐故意全裸从寝室走出去上厕所我都没敢跟着,有一次同寝 的丹丹也光着屁股跟在二姐后面,我那时挺动心了,但还是没敢。不过在自慰的 幻想中,「被人看到」是最能让我感到刺激的场景。这次意外的暴露,似乎是揭 开了我隐藏在心底的暴露欲望,我长大了,而且还算是个漂亮女生,如果像应聘 的那些女生一样暴露给他们看会是怎么一种场面?   第三天,他俩出现了,自然得不能再自然了,我也很自然。大家不是装的, 就是自然,至少我没装。我有心挑起话头聊聊我的裸体,但没有话茬能接得上。 我都有点心痒了,有时想乾脆神经错乱地没来由地脱光算了,我都想那时候应该 说:你们上次没看到我的阴毛,这次给你们看看。嗯,一定是蠢到家的样子。   第四天,我故意穿了二姐的裙子。我裙装很少的,而且都是到膝盖位置的。 小时候的防走光意识让我很不喜欢裙子,那玩意太容易走光了,所以我的夏装以 短裤居多,而且短裤也是到膝盖的。这次我穿了二姐的超短裙,比内裤略往下一 些而已,大腿的大部分都露在外面。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短的裙子,这种 裙子简直为走光而生的,怪不得二姐说要穿个好看点的内裤。   我打算走光给他们看看,当然,照例一路上立场在不停的摇摆。最后不知是 什么神秘力量让我坚持了立场,今天一定要让流氓们看到我的内裤,而且我在电 梯里还故意解开了上衣的一个纽扣,这样能看到我一小块乳房,我这是怎么了?   这次他俩没像上次让人大失所望地消失不见,两个死人头都在。照以往的习 惯,赵哥一定会因为我的超短裙而调戏我一番的,但赵哥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我。 本来我还有点摇摆不定,但看了赵哥的笑我就变成了一门心思想让他们看到我内 裤的状态。穿这样的裙子想走光太容易了,我如愿走了光,他俩还是很自然。我 当时不知道的是,被他们看到的裙内春光里,我的内裤湿了一小块,那是我的淫 水,紫色的内裤让那一小块特别明显。我当时不知道,但两位流氓心知肚明那是 什么。   第五天,赵哥不在,我成功地让晓祥看到了我的一部分胸罩,他肯定看到了。 那天发生了一件糗的事,一定得说说。晓祥给我看电脑里他拍的我的泳装照。我 像个色狼一样看萤幕里的自己,而且很专业地在心里品评我的身材。我觉得我的 身材至少不比乔乔差,而且我比她肤色好的多也细腻得多。如果应聘裸体模特估 计我能被选中吧?想到乔乔我又想到晓祥的屁股。忽然感觉我和晓祥的关系好奇 怪,先是我看了他的屁股,然后又来而不往非礼也地给他看了我的屁股,挺神奇 的。当然也互惠互利地看了彼此的胸,但好像我比较吃亏,他的胸没什么看头, 不过我看到他的「那个」了耶,扯平了。   看照片时晓祥就在我旁边,我瞥了他一眼,想着他的鸡巴,忽然感觉气氛怪 怪的。我以为滑鼠的滚轮可以翻到下一张照片,结果没想到滚轮是放大缩小用的, 然后我才注意到现在充满整个萤幕的照片,才不到原始尺寸的10%.我很没脑子 地想看看100% 是什么样的,然后就滚啊滚,到100% 的时候,萤幕上好死 不死地显示的是我的小穴部位,虽然有泳裤遮挡,但这样看来,两瓣阴唇的痕迹 清晰得不能再清晰了。而且,而且,那个泳裤怎么这么小啊,一根阴毛就露在外 面。我的阴毛不算多啊,怎么就会这么巧的露出一根在外面!就一根!挺柔顺的 样子。我再次大脑死机,傻傻地坐在那里,和晓祥一起看着萤幕上的我的阴毛。 和这比起来,昨天的暴露裙内春光简直是太小儿科了。   我居然没想到赶快缩小,我紧张地想把这么重点的部位从萤幕上挪开,於是 我拽着照片移动,萤幕上的照片随着我的拖动,依次显示了我的大腿,大腿和大 腿,该死的照片怎么这么大!大腿上的皮肤纹理、汗毛孔还有皮肤下面隐隐的青 色血管都是清晰可辨。我也够蠢的了,居然顺着大腿拖啊拖,到膝盖居然还拐弯, 继续沿着轨道显示了小腿,哎,小腿的曲线还挺好看的,最后萤幕上是我的脚丫。 这还不是最糗的,当时我觉得太羞了,我想躲开,但是晓祥坐在我办公位的唯一 出路上,我居然一头紮在晓祥的胳膊上,天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这是至今以来我和晓祥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关系奇怪的两个人硬是搞出了一 个很亲昵的造型。我慌得抬起头,看到一脸惊恐的晓祥,我不由得两只手捂住了 嘴瞪大了眼睛。这才是最糗的,我和他什么关系啊,居然投怀送抱,简直太糗了, 糗得我无地自容,我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然而晓祥还是那么碍事,於是我再次的, 一头撞向了晓祥。这次是撞进了他的怀里,好吧,刚才不算,这才是最亲密的。 晓祥大概是怕我第三次撞向他,於是伸出胳膊把我搂在怀里,算是把我固定住了。   晓祥的男人气息充斥了我的全身,嗯,有点酸味,还有点洗衣粉味。谁说的 洗衣粉味最吸引女生来着,挺有道理的。这味道挺醒脑的,我忽然想到这些图片 这家伙在家里也没少看吧?用这种方式看我的身体。哎呀,更羞了,我不敢看他, 耍赖一样地把脸埋到他的怀里。   被这样看没关系,连屁股都被他看到了,所以被这样看没关系。我当时强制 自己一定要这么想,因为这是过去完成时,怎么做也於事无补。接下来,一个强 烈的愿望充斥了我的脑海:我想脱光给他看,随便他看。   我没当场脱光,我实在是做不出来这种没有任何理由就脱光衣服的事。但接 下来的几天,我很执念地想着脱光的事,有几次甚至想就这么直接脱光算了。有 一次我上午到了公司,他俩不在,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先脱光衣服,等他俩来的 时候一下就看到了光溜溜的小晗,嗯,不去想该怎么解释了。我稀里糊涂地真的 脱到一丝不挂,而且公司的大门照例的敞开的,这时随便一个什么人如果从电梯 里走出来就可以看到我的裸体。我看着电梯的门,心砰砰直跳,然后忽然又觉得 很害怕,於是飞快地又穿上了衣服。穿的时候我觉得晓祥随时能从电梯走出来, 该怎么解释?没法解释,所以穿得飞快。   穿好以后,我又想脱。我绝对有神经病。   第二天,同样的剧情又上演了一遍,这次我壮着胆子走到了门口,并且把一 只脚踩到了门外的地上。阳光显得我的身体特别白。哎,我如果是男生,一定很 喜欢我的脚丫。   第三天,理智占了上风,我准备要放弃给他们看裸体的想法了。然后晓祥这 混蛋居然问我能不能再次看看我的裸体。   他就这么毫无来由,没头没脑地问了,直白地像问我电脑里有没有某客户的 合同一样。而且他说「再」次,那么第一次是算数的咯。我立刻死机,很彻底的 那种,然后蠢蠢地说:行啊。就像告诉他一件平常的事一样。   然后两人谁也不说话。他要看我的裸体,我答应了,然后呐?晓祥坐在沙发 上,一付「既然答应了那么就脱嘛」的表情,当然也可能是死机的表情,这两种 表情都是呆若木鸡的样子,实在是差不多。我这才觉得好像我得有所动作才行, 我还坐在办公位上,就这么脱?坐在电脑前把衣服就这么脱了?太诡异了。我走 到摄影区,这绝对不是我大脑控制的身体,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但这样还算合 理,至少感觉上,我是个模特来着。   其实这时我可以耍赖的,答应了怎么了,我反悔可以吧?让办公室小妹脱光 哎,人家二十年未曾见人的隐私就这么暴露给你看了哎,反悔没毛病吧!但我当 时的想法是,既然是「再次」脱光,那么反正都看过一次了,「再次」就不像第 一次那么重要了。   晓祥打开了摄影灯,摄影灯非常亮而且正对着我,我几乎看不到坐在沙发上 的晓祥。房间的大门依然没有关,在明亮的环境里,我开始脱衣服。这时我才想 到其实是可以到厕所里脱衣服的,这样至少不会被看到内衣,不过如果在厕所里 脱光,我有勇气出来么?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现在也来不及了。   我解开扣子,露出里边白色的胸罩,然后把衣服脱下,就直接扔在了地上, 接下来脱牛仔裤,当把牛仔裤脱到膝盖的位置时,我才发现不把运动鞋脱下来是 不能把裤子脱掉的,我就很狼狈地半穿着牛仔裤去脱鞋袜,最后脱下了牛仔裤。 这时,我身上仅有我的白色胸罩和内裤,跟上次泳装的配备差不多。在强烈的灯 光下,显得我的皮肤非常白。   我停顿了一会,既想继续脱光自己让晓祥欣赏个够,又想耍无赖重新穿回去。 我就站在那里,晓祥也不支声,而且灯光的关系,我甚至看不到他。最终我鼓足 勇气,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我的双乳再次展现在晓祥的面前。不过不同 的是,上次是无意之举,这次是完全为他而脱。我怕自己再没有勇气脱内裤,所 以没给自己犹豫的时间,很快的,我就把内裤也脱了下来。因为我的性格的问题, 既然是脱光,就务求脱得彻底,所以我连手腕上的手表也都一并除去。现在我像 初生的婴儿一样,身上没有任何外来的物品。   我「再一次」地全裸在晓祥的面前。上次没能看到的阴毛和小穴这次完完整 整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我就这么以立正的姿势站在灯光里,心砰砰跳。不过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紧张 和羞耻,大概是因为现在的观众只有晓祥一个人吧。这时电梯叮的一声,门开了, 应该是罗叔从电梯里出来了,我听到晓祥故作镇静地和罗叔打了个招呼,然后罗 叔就进屋了。他绝对想不到,这时候如果走进来,就可以看到可爱的小晗一丝不 挂的样子。   晓祥跟罗叔打招呼打破了屋内的沉寂的气氛,我笑道:「看完没?我穿起来 啦?」晓祥赶忙说等一下,然后让我坐在道具凳上,指挥我摆了一个很艺术的造 型。   后来又换了几个造型,不过期间的间隔时间很长,好像每一个造型他都要欣 赏很久。好在这些造型大都是侧卧或者坐姿之类的,我也不是很累。   到后来晓祥让我穿起来的时候,我又在摄影灯下表演了一次穿衣秀。走出摄 影区,我的眼睛已经完全无法适应黑暗,坐在沙发上休息了好一会。看看表,我 竟然让晓祥欣赏自己的裸体1个多小时。   第二天晓祥又要看我的裸体,有过昨天的经历,这次就变得容易起来。我让 他关掉一些摄影灯,一方面这样很热,另一方面,在强烈的摄影灯下,我有一种 待宰羔羊的感觉,似乎有一点点被淩辱的滋味,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其实关掉一 些灯后,环境还是很明亮,但我可以看到晓祥了。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一边展示 自己的裸体,一边和晓祥聊天。晓祥也会顺便指导我一些优美的造型,并讲解其 中的含义和技巧。这其实是很实用的模特的形体课。   我小时候学过一阵子舞蹈,到初中才停下来。虽然水准很一般,但身体却因 此而变得很柔软。晓祥有些惊讶於我居然能按他要求做出一些比较难的姿势,他 有些试探性地增加难度,我也能一一做到,虽然不轻松,但确实能做到。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算起来这是被晓祥看到裸体最久的一次,而且我还光 着身子和他聊天。中午我穿好衣服和晓祥一起吃饭。下午我看了一会韩剧,晓祥 又挑战一样地让我做一些造型,这些造型更难。我做不出来了。不过不是因为身 体的原因,而是我还穿着衣服呢。舞蹈训练还得换上韵律服呢,我穿着牛仔裤怎 么能做出来。於是我乾脆地、自然地、主动地脱光了衣服。脱完衣服,我继续做 那个造型,好吧,冤枉牛仔裤了,全裸的我还是做不出来。这时我才想到,刚才, 我居然主动地脱光了衣服,主动的。晓祥虽然不承认,但他当时肯定死机了,肯 定的。一上午的裸体让我变得不敏感,然后就很没心没肺地,随意地脱个精光。   说实话,光着很舒服。其实这些天我总有一种我和衣服是两个部分的感觉, 我觉得我喜欢光着的感觉,全身上下什么都没有,无拘无束的感觉。   第三天,我到公司时晓祥还没来,我恶作剧般地脱光了衣服坐在电脑前,心 里幻想着晓祥一进门就看到我在裸体办公的样子,一定很刺激。这家伙肯定还得 死机,想着想着,我倒是刺激起来了,不由得把手伸向小穴,在办公椅上自慰起 来。大门依然是敞开的,我看着电梯的门自慰。一丝淡淡的声音在脑海里问我: 如果这时候晓祥来了怎么办?另一个声音随即回答说:管它呢!   对!管它呢!我看着电梯门自慰到了高潮,身体一颤一颤的。这家伙还是没 来。晓祥这一天都没来,我还想恶作剧他呢,结果被老天爷恶作剧了。不过后来 的某天还是让晓祥看到了,一进门就看到了光溜溜的小晗,并且如我所愿的死了 机。   从主动脱衣那天开始,「脱光衣服」变得越来越容易了。这几天赵哥也不在, 其实我那时候完全忽略了赵哥,而且也没想如果被赵哥撞到会是怎么一种情形。 倒是晓祥主动说了赵哥的动向,这家伙给别的外拍当司机去了,跑得挺远,而且 还是连着的几个团,可能得一个多月才能回来。我和晓祥像幽会一样,几乎每天 都有脱光衣服给他看的环节,有时也不是在摄影区摆造型,就是简单的光着而已, 光着录合同,光着看韩剧,光着和晓祥聊天打屁。这期间感觉和晓祥还蛮近乎的, 不过说起来,我和晓祥的关系还是怪怪的,说不出来的一种怪。   有一天聊到现在的女孩的开放程度时,我表示在这方面,我是和时代脱节的, 大概是家庭的缘故,我思想上是非常保守的。我也不希望有婚前的性行为,我要 把处女膜在新婚当夜献给我的老公。聊这个的时候,我刚好是全裸的状态,这种 情况下,我很自然地要给他展示一下我的处女膜,以证明我所言不虚。我让晓祥 走进摄影区,我坐在道具凳上,两腿分开,用手把小穴尽量分开,让他仔细地观 察我的处女膜。这时大概是我入职3、4个月的时候,回想第一次踏进这个大门 的时候,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数个月后的某一天,我会全身赤裸地分开大腿扒开小 穴给眼前这个印象很好的男人看我最为隐私的处女膜的景象。   在他看的时候,我感觉很羞耻,强烈的羞耻感带来的是强烈的刺激,我的小 穴开始流水了。晓祥就自然地用手去擦拭。当晓祥的手指碰到我的小穴时,我全 身一震,一股电流瞬间流遍我的全身。震动之大以至於让晓祥也吓了一跳。他立 刻知道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出格的状况了,所以他不再触碰我的身体。但是却没 有停止观看,如今的时代,成年女性的处女膜大概是非常珍惜的。想看处女膜大 概只有小女孩才有。晓祥应该也从没看过女人的处女膜,所以又欣赏了一会,这 时我的小穴已经泛滥成灾了,淫水从小穴流到道具凳上,形成了一大滩。我红着 脸,任由他观看。   前面说过,在之前的裸体相处中,晓祥其实是教了我一些形体上的技巧,所 以后来的展示中,有时就不是晓祥指挥我摆造型,而是我自己摆出来的。摆造型 其实是颇有一些学问的,不同的姿势能表达出不同的含义,你可以赤身裸体三点 尽露而让观者毫无邪念,也可以不露重点部位却让观众血脉喷张。你尽可以用自 己的身体写出优雅、清纯、自然这样的词。而晓祥从没有让我写过放纵、淫荡这 样的词。   经历这次触碰小穴的事件,我和晓祥的关系似乎又近了一步。在以后的展示 中,我很自然地,无师自通地展示了一些淫荡的造型(其实大都是模仿董姐的姿 势)。而晓祥因为知道我是一个有底线的女孩,不会过分的出格,所以也并没有 阻止。我发现晓祥在看我的淫荡表演时和看董姐不一样,董姐在拍摄时,晓祥是 很沉稳的,好像面对的不是异性的赤裸身体,而是一件艺术品一样,而在看我时, 很多次有过吞咽的动作,裤子也鼓起了大包。   我有个很变态的想法,我想让晓祥看到我的屁眼,这种想法也许是源于那个 展露屁缝的应聘女生。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晓祥其实算是看过我所有的部位了, 只有屁缝里面还未公开,我想让晓祥看遍我的每一寸肌肤,没有一点遗漏。其实 上次给他看处女膜的时候他应该也能看到我的屁眼,但那时是坐在凳子上,角度 的问题他可能也没看得有多清楚,所以我想很正式地,在明亮的光线下,给他看 我屁缝里的样子。   这挺让人害羞的,所以虽然有了这个想法,但几次准备要让他看的时候都临 阵退缩了。这天我鼓足了勇气,背朝着他双膝跪地,然后把左边脸贴在地上,凝 视着他,两手背在身后,两腿也分得很开。完全是一个「请你来干我」的姿势。 强烈的羞耻心让我倍感刺激,我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两瓣屁股上,把屁缝扒开。 我的整个屁缝内的景象,屁眼、屁眼下方湿漉漉的小穴,大概还有几根丑陋的肛 毛,都呈现在明亮的灯光下。一个女生最最隐私的部位,清晰地呈现在另一个男 人的面前。   晓祥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他几乎是冲到厕所,我知道他是打手枪去了。出 於对我的尊重,也可能是他自己有一点害羞,除了捉奸那次以外,他从来没有在 我面前暴露过自己的身体。   我看他冲进厕所,不禁觉得好笑。因为没有观众,我就又坐了起来。等听到 厕所抽水马桶的声音,我知道他要从厕所出来了,出於一种恶搞的心理,我又恢 复了刚才的姿势,就好像他在他手枪的时候,我一直在摄影区里撅着屁股好像等 人干一样(如果真是一直这样撅着,而送水哥又恰巧进来,会是一番什么情景), 这又有一些淩辱的滋味,不过我完全是恶作剧的心理,事后想起来,又有点享受 这种感觉。下次搞不好我会真的这么一直撅着等他出来。我以为晓祥大概会再次 冲进厕所打第二发,那不免太搞笑了些,但事实证明,男人的第一发很容易出来, 以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晓祥罕见地走进摄影区,仔细看我屁股沟里的景象,我的屁眼、一点点肛毛、 还有小穴。大家可能以为我的小穴又泛滥了,而其实却没有,最兴奋的时刻已经 过去了。而对我来说,这又像是某种仪式,将我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完全地交 给晓祥。这时我心理终於确认下来,我其实已经爱上了晓祥。   当时的状态,最好的发展结果就是我们在摄影区疯狂地做爱。但是对我来说, 保留那个处女膜几乎是我的一个偏执的理想,我是个不容易放弃理想的人,这个 心理在之前的聊天中我跟晓祥说过,尤其是在掰开小穴让他观赏过以后,我又说 过很多次。因为一个对我的身体了解到这种程度的男人,突破那层防线是非常容 易的,所以我几乎是和他在约定,我们一起保留这个处女膜。我心里想,如果将 来你是我的老公,那婚后你可以随意享用我的身体,又何必急在这一时;而如果 你将来不是我的老公,那现在丢弃了处女之身就是对我未来老公的不忠。我心里 同时也打定主意,如果命运安排我的老公不是晓祥,那婚后我也可以任由晓祥欣 赏我的裸体,但做爱是万万不行的。   晓祥把双手分别放在我的两边的屁股上,两个大拇指就在我的肛门附近,把 我的屁股又掰开得大了些。这是他第二次触碰我的裸体,而我已经打定主意对於 晓祥我的防线仅限於处女膜而已,所以并没有阻止他。就这样,清纯的少女撅着 屁股,门户大开地任由自己的心上人观看自己最最隐私的地方。晓祥在我的屁股 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注意,吻的不是屁眼),亲爱的晓祥,你给我的第一个吻竟 然是吻在我的屁股上。   晓祥示意我坐回来,然后便把我拥在怀中。我把女孩最隐私的部位展示给他 看,几乎是直白地向他表示我对他的心意,他显然接收到了。把我搂在怀里以后, 便吻向了我的嘴。这不是我的初吻,之前有过一任男朋友,虽然没有让他看到我 的裸体,但初吻却奉献给他了。而这次是全身赤裸地坐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两个 人的舌头在我的嘴里翻滚。   热吻过后,晓祥向我表白。原来晓祥早就喜欢上了我,只不过自己身处一个 近乎淤泥的圈子,不想让我受到玷污,所以一直是小心翼翼,而上次是因为看到 我的泳装而不能自已,所以提出要看我裸体的要求,原以为我会断然拒绝,没想 到我竟然应允了,更没想到会发展到现在。   我光着身子坐在他的怀里,听他的表白,房间的大门还洞开着,直面随时会 出现外人的电梯。之前我有过很多次被表白的经历,但追求的男孩都不是我想要 的那种,我需要那种成熟、稳重、有安全感的男人,而晓祥就是这样的男人。前 面说过,其实我已经爱上了晓祥,如果他没有今天的行动,可能以后我会向他表 白也说不定。於是,我成了晓祥的女友。   其实,答应做他的女友还有一个因素,各位不妨试试,一丝不挂地坐在别人 怀里,看怎么拒绝?   我和晓祥的关系终於正常了,好舒服。   后来我俩辩论究竟是谁追的谁这样的问题时,晓祥经常开玩笑说是我用我的 屁眼向他求爱,当然,他的下场老惨了。   成为晓祥的女友以后,晓祥依然很尊重我地没有提出做爱的要求,他知道我 的心意。而我也不会因为恋人的关系就随便放弃自己的底线。他欣赏我的裸体的 事情还依然进行着,看过无数裸模的他好像非常痴迷我的裸体。而我也非常乐意 被他欣赏,有时整天都是全裸着的,就是早上到了公司我就脱光,一直到下班才 会穿回衣服,后来例假来了,我才正常着装,而我也给晓祥看过那时小穴的惨烈 景象。这是他要求看的,男人的好奇心还真是挺重的,不过还好,他只是要求看 过一次而已,不然还真是够变态的。   整天全裸的时候,有时会有送水哥前来,而我处的位置通常是在摄影区,所 以他们只有走进来才会看到我,而走进来的时间,足够我把浴袍盖在身上,注意 是盖在身上,不是穿。穿是来不及的,而有时盖得不那么及时,会把腿和肩等部 位露出来,不过我觉得无所谓,毕竟不是重点部位,女孩穿的镂空装之类的衣服, 露得只怕比这还多些。   中午吃饭时,通常是晓祥去把午餐带回来,我就披着浴巾和晓祥在办公桌上 吃饭。H姐和小兔大概碍於晓祥的缘故,所以晓祥在时通常也不来找我玩。有一 次,我上班时穿着一个当时非常流行的宽大的套头衫,下身是超短的牛仔短裤。 到公司照例脱光,和晓祥厮混一上午,中午吃饭时,我忽发奇想,光裸着身体只 穿了套头衫,就想跟晓祥一起去打饭。晓祥也不反对,对於一个经常拍摄裸模的 摄影师来说,裸体并不是多么惊世骇俗的事,而且董姐还一丝不挂地去那里吃过 饭,我这个就太小儿科了。   然而在经过厕所门口的镜子的时候,我从镜子里看到我的样子,又想退缩了。 套头衫虽然能包裹住我的所有重点部位,但因为长度只能到大腿根的位置,中间 的一撮黝黑,几乎一眼看去就能发现里边什么也没穿。我不敢这样走出去,於是 决定穿上牛仔短裤。为了节约时间,我没穿内裤,直接穿牛仔短裤,结果拉拉炼 的时候,拉炼夹住了我的阴毛。这可真是够糗的,金属的拉炼把我的好几根阴毛 夹得紧紧的。晓祥已经出了大门在等我,发现了我的状况,便走了过来,当然, 他不失时机地笑话了我,而我因为行动不便的缘故,竟而没有踢他。在他的帮助 下,晓祥把剪刀伸到我的裤子里,剪断了那几根阴毛,还有几根没夹住的也遭受 了池鱼之殃。   你以为这下我会穿上内裤吗?没有,算是对拉炼的小小报复吧,我还是光着 屁股穿上了牛仔短裤。   套头衫虽然宽大,但因为我的乳房比较坚挺,而且乳头向前上方挺立,所以 显得很突出。刚开始在镜子前,因为光线比较暗,所以没发现这一点,而经过了 夹阴毛的一番折腾,我也懒得再回到屋里把胸罩穿上,所以索性就这么去打饭, 董姐全身溜光地去不是也没怎么样么。   走廊的光线很明亮,而白色套头衫的衣服也很薄,所以晓祥在走廊上应该几 乎能看到我整个的上半身。而且暗粉色的乳头把衣服撑起尖尖的两点。   进到710后,因为同样光线暗淡的问题,所以大家应该看不到我衣服里边 的情况,而且牛仔短裤的裤腿也露出在套头衫的下面,至少不会像刚才那样容易 让人联想翩翩。但是胸前凸出的两点,还是让他们吃了一惊,小齐更是夸张地张 大了嘴,而我只能报以微笑。小张坏坏地邀请我们在他们公司吃饭,我知道他只 是想看得更仔细一些而已,便没有答应,和晓祥端着餐盘回到自己的公司吃。这 帮家伙也许以为晓祥对我做了什么了,看来晓祥的黑锅是要背一阵子喽。   之前我跟晓祥讨论过暴露的问题,因为上次的死结事件,他的死党赵哥也几 乎全部地看到了我的裸体。我问晓祥是否觉得吃亏。他说没有,因为他俩看过的 裸女实在太多,所以对於裸体并没有过多的感觉,而且赵哥的女友也是人体模特, 早在他们成为恋人之前他俩就看过她的裸体,而且在他们成为恋人之后,晓祥还 单独拍过她的裸体,而且还是放荡系列的。所以如果计算吃亏的问题,反倒是赵 哥比较吃亏。   今天的凸点事件,在我的发展史中,可以算作是里程碑式的一个突破。看到 晓祥很鼓励的样子,再加上对暴露的一点点兴奋,我开始喜欢上裸体示人这种感 觉了。在知道晓祥和赵哥关於这个问题的关系以后,我也打算不避讳赵哥了。               【第二章完】 []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