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日晴空 19 》


                第十九章 久别重逢   从那晚开始,唐瑶摇身一变就成了我女朋友,虽然我也不知她后来是怎样面 对高天铭的,又怎样解决了她与高天铭之间的关系。   但三天后,唐瑶就信誓旦旦对我说,让我放心,她已经和高天铭和平分手了, 这事便也到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当然,她还有过另一种说法,即是她与高天铭交往只是为了气我,为了刺激 我而已。   后来,唐瑶就搬来了我的住处,我们正式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同居。但由于我 苦恼于公司事务,所以这些天都无法与她好好享受一下恋爱的滋味。她倒也懂事, 除了偶尔古灵精怪让我哭笑不得外,大部分时间都格外体谅我。   于是我得以将全部精力都放在公司项目上,然而自大地撤资如今已经过去了 一月有余,我与我的公司,都几乎要到了崩溃边缘,随时都可能一无所有。   哦对了,我们能够撑到现在,这还要得益于唐瑶的帮忙。原来这小丫头竟是 个深藏不露的家伙,她爸爸竟是一家上市公司老总,身价过亿,唐瑶当真算是个 白富美了。   当然,我对此一直都并不知情,即使与唐瑶相处了这么久,也从未打探过她 的身世背景。所以你能够想象,当我被唐瑶邀请去她家见她父母的时候,我当时 的所见所想,是何等的震撼。   不得不说,唐瑶的家教十分严苛。所以对于我的贸然来访,她的父母并没有 给出对待女婿般的礼遇,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狐疑问我,「你真是瑶瑶的男朋友?」   在我不卑不亢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后,两位家长的脸色真的很难看,也不知是 因为唐瑶偷偷交了男朋友气的,还是我这个男朋友实在太入不了他们法眼的缘故 ……不过有一点我是绝对感谢的,那就是多亏了他们对待唐瑶能够如此严苛,否 则以唐瑶这样的条件,恐怕早就交了男朋友了吧?第一次还会留给我?   当晚,唐父刚好有闲暇,便给足了面子与我简单聊了聊,但大多都是考验性 质的,想让我知难而退等等云云,这可让一旁偷听的唐瑶紧张极了。   期间不可避免的,唐父聊到了我的公司,我便将公司的近况老实交代一番。 他在听后皱起眉头,只说了这样一句,「你们年轻人总以为什么事做起来都很容 易,但其实哪,要想经营好一个公司,却是难如登天。」   我当下赶忙附和,不敢有丝毫异议。不想唐瑶这时候竟突然窜出来,恳求她 爸的公司给我们「星游科技」融资。这可吓了我一跳,我也这才明白唐瑶为什么 会突然带我到她家去。   我至今都还清楚地记得,唐父当时那鄙视我的眼神。但我真的很想说,这绝 对不是我来的目的啊,我完全就是被你女儿给坑了!   后来,唐父当然没有给我们融资,但他却以个人名义借了我50万,以解公 司的燃眉之急,剩下的依然还是要靠我自己。   我隐隐觉得,唐父这似乎是有意在考验我,那么这样看来,他已经有点把我 当唐瑶的男朋友来看待了。   这绝对是个好的开始。   ……   而如今,不知不觉,那50万早已经烧完,之后我又背了一屁股债,勉强才 将项目做到了一半进度。   下班后,我与华哥坐在办公室里,一脸的愁眉不展。   这会儿,华哥正靠在墙壁角落里,忧郁的吸着烟。等烟吸到一半时,他开口 道,「宁总,我看要不先把这项目给停了吧?」   我愣了愣,旋即心烦意乱道,「华哥,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吗?」   华哥叹道,「工资都已经拖了好多天了,我和老胡他们倒无所谓,只是那些 后来的这几天心态有些动摇了,我想再这样下去,不出几天就会跳槽走人。」   我攥了攥手,咬牙切齿,「靠,要不是当初大地撤资的话……」   办公室里,我与华哥默不作声。   良久,我攥紧的手终而松开,只能选择在现实面前低头,红着双眼道,「华 哥,说说你的打算吧。」   华哥闻言将烟掐灭,站直身体道,「我的打算是,咱们先将这个项目给停了, 然后大不了我把我的家当全部都拿出来,咱们再去开发两款小游戏,先积累点本 金再说。」   我靠仰在办公椅里,听着华哥的话,在深思熟虑一番后,只得无奈道,「哎, 确实只能这样了。」   「不过华哥,谢谢你的一路相伴,只是你还有嫂子还有家庭要照养,你若把 家当都拿了出来那嫂子怎么办?」   华哥苦笑,「难道你还有其他办法?」   我想了想道,「这样吧,天无绝人之路,这次我就他娘的赌一把,等我回去 把车把房给处理了,我就不信这个项目做不出来!」   华哥看向我,无语道,「宁总,需要这样吗?你难道想要落得跟梁哥一样?」   想到梁哥,我苦笑,但眼睛里的神色却是坚定异常,「没办法华哥,自从走 了这条路后,我就没办法回头了。在大地没撤资之前,我们一直都走的很顺利。 但是人生不可能就这么风平浪静,它总会在一些节骨眼上给予你出其不意。其实 它更像是一场赌局,而我现在既然敢赌,那么无论出现什么结果,我都敢于而且 必须要接受。」   「你认真的?」华哥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我点头,「不成功,便成仁!」   「你真是疯了……」华哥道。   我笑道,「那也是被大地逼疯的。」   「靠,一说这大地我就来气!宁总,要不等咱们牛逼了,成为那世界500 强什么的,把这大地给整死?」华哥见我露出笑容,便也跟着笑了起来,开玩笑 道。   我与他一拍即合,「那必须的,还有它背后的那个天玑文化,都得搞死!」   「对对,搞死!」华哥哈哈大笑。   「我去,都快7点了!晚饭一起吗?沙县大酒店走起?」华哥一看这都快过 了饭点,赶忙提议道。   哎,YY完了,还是要回到现实之中啊。   我笑了起来,「算了吧,你还是赶紧回去陪嫂子。我呢再加会班,一会儿瑶 瑶要过来……」   「噢——我就说呢,原来是女朋友要来啊。」华哥顿时露出一脸坏笑,继续 调侃道,「我说宁总,老实交代,唐瑶这么漂亮的小丫头是你从哪里骗来的?啧 啧,你这小子艳福可真不浅!」   我无语,「什么叫骗来的?」   「那就是下了药?」   「……」   好不容易赶走了华哥,我坐在办公室里继续忙活,不多时,唐瑶就提着盒饭 蹦蹦跳跳过来了。   这两天我总要加班,唐瑶怕我晚上不吃饭饿坏肚子,就自己买饭跑过来,然 后陪着我加班。   当下我与她还算温馨的吃饭,只是吃到一半,我想了想还是开口道,「瑶瑶, 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想唐瑶现在已经是我女朋友,所以卖房和卖车这事,还是要征求下她的意见 的。   唐瑶嘻嘻看了我一眼,樱灵道,「什么事啊?」   「那个,我想把房子和车都卖了……」   「啊?那我们住哪啊?」唐瑶顿时嘟起了小嘴,却也立刻就明白了我做这些 的用意。   我笑道,「反正不会让你睡马路,我想过了,我们先租房住着。」   「哦。」唐瑶淡淡道。   我惊讶道,「不是吧,你就一个哦?」   唐瑶瞪了我一眼,「难不成还要两个哦?」   我道,「你难道都不反对一下?」   「哈,为什么要反对?我一直都很支持空哥的啊?我说过你去哪我就去哪, 住哪里都无所谓,只要能跟空哥在一起就好啦——」唐瑶天真烂漫道。   我目光柔和了下来,深情款款道,「瑶瑶……」   我作势要去亲她,却被她拿筷子夹住我的嘴,娇笑道,「咦,又来了,快吃 饭啦!」   等我们吃完饭,唐瑶在一边独自玩手机,而我则开始认真处理项目拖下的进 度。等到了9点,我便开车载着唐瑶回家了。   也不知是不是心血来潮,还是想要在这辆即将被卖掉的车上留下点什么回忆。 那一晚,我和她破天荒在车上做了一次,即是所谓的车震,很刺激但也差点就被 人撞见。   唐瑶似乎是怕我会对她被高天铭摸过这一事耿耿于怀,在性爱上她从来都纵 容着我,对此我也十分感动,每次做时都十分温柔,都充满了浓浓爱意。   所以,即便是在我如今事业的最低谷期,我与她的感情也没有出现丝毫裂隙, 反而是越来越融洽,越来越亲密。   ……   而第二天,幸运女神终于眷顾了我!就在我准备出售房子和车时,突然一通 电话将我和我的公司从死亡边缘给拉了回来!   那一天,匆匆回到公司的我欢欣鼓舞的向所有员工宣布:我们获得了青控公 司500万的融资!并且如果游戏上市后成绩可观的话,那么该公司还将会继续 对我们进行资金支持,开展全方位的互利互惠合作!   那一天,我和华哥沸腾了!   公司得救了!《沧浪战纪》(随便起的一个手游名)得救了!   自那天后,沧浪战纪项目得以继续进行,并且进度速度明显加快,一切都在 向着开启内测而齐头并进着。   而关于青控这个公司,我当时也查过,但却查不到它任何有用的信息,就好 像突然凭空出现的一样。对此我有怀疑过是不是唐瑶搞的鬼,我也有在她面前旁 敲侧击过,可她却一脸莫名其妙的模样,看来显然不是她。   那么就只能是某个土豪或财团,看准了手游这块市场,也想要分杯羹,然后 看中了我们的潜力,从而套了个公司马甲来投资了一波?   嗯,我看八九不离十。   如今,公司项目稳步进行,我也得了闲可以去参加一些圈内大佬的讲座,以 学习他们的成功经验和拓展自己对未来的思维和眼光。   而一次机缘巧合,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如愿拿到了素有游戏界第一策划师之 称的王老先生讲座的门票。要说到这王老先生,那可了不得。他不但是世界上最 早一批游戏制作开发的先驱者,而且后来在回国后,还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游戏帝 国- 神游公司。   如今全球最为热门的数十款游戏,有一半以上都是出自他的公司神游。他在 游戏界,甚至是整个财富榜上,都是泰斗级人物。   所以你能够想象,他亲自开办的讲座,那究竟会是怎样的空前绝后以及门庭 若市!来自全球数十万的游戏界精英挤破脑袋都想要得到的一张门票,不好意思, 被我给搞到了一张。   当下我满怀着热情与兴奋,去参加了这场将会改变我一生的讲座。数百人的 会场,王老先生开场就用他那一针见血、十分独到的游戏理念阐述了未来游戏市 场的十大领域,并重点讲解了策划对于一款游戏的重要性,如何让之在数百万游 戏中脱颖而出。   也正是听了王老先生的这一番讲解,使得我茅塞顿开,也让我更加坚定了以 玩法为主,以技术为辅的游戏研发道路。   而且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会场上,我是唯一一位大胆向王老先生提问的 人,当全场的人都在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时,王老先生却是稍微愣了愣,旋即竟 然微笑夸赞了我。   更是讲座后,王老先生竟然还主动找我聊了几句,这可羡慕死了周围那些业 界前辈们,当然这些人中不枉一些大公司的高层领导。   而也就是通过这次讲座,在圈内籍籍无名的我,开始与泰斗级大佬王老先生 产生了一丝微妙的联系。并且其后一直都保持来往,后来就连王老先生的住处, 我都去拜访过几次。   有了这层关系,我们的项目自然进展神速,并且在王老先生的帮助下,我们 很快就攻克了一些技术上的难题,距离游戏内测已经越来越近。   ……   一晃冬去春来,夏又将至,就在游戏即将内测时,我却意外收到了王老先生 的请帖,而请帖的缘由也早已被媒体报道的铺天盖地,那就是王老先生的女儿结 婚了。   当晚,我穿戴整齐,镜子前,唐瑶替我整理好领带,一脸幽怨的看着我道, 「好空哥,你就带我去参加婚礼嘛!」   我见镜子里的自己帅气极了,很满意唐瑶为我买的这套礼服,当下在她额头 亲了一口道,「瑶瑶,不是我不想带你去,而是人家请帖就请了我一个人。况且 那里都是各界的大人物,我一个小喽啰还带老婆去的话,会招人蜚语的。」   其实说白了,我就是怕她去了会玩的太疯,结果明天考试起不来……更何况 她若在的话,我到时候可不好施展。   「哼,不去就不去!但你别太得意,你必须得早点回来!不许给我喝成烂泥, 更不许在外面沾花惹草,知道了么?」唐瑶气呼呼的撅起小嘴,还不忘警告我道。   我捏了捏她瓷玉般的小脸,「遵命,我的老婆大人。」   「嘻,这还差不多!」唐瑶转眼就又喜笑颜开。   从家里出发后,我一路开车来到王老先生的别墅。等我到了那里后,就发现 本是空旷的别墅庭院里,如今却早已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高级轿车。   我这台才十来万的国产SUV,顿时自惭形秽,不过谁让咱脸皮厚呢?当下 我就靠着一辆数百万的高级商务车停了下来。   整了整礼服,我还算英挺地走进偌大的别墅。门口的迎宾小姐见我竟如此的 年轻潇洒,或许想到了能来此地参加婚礼的均是非富即贵,小姐们竟还特地多看 了我两眼,看得我很有些心花怒放。   而别墅大厅里,此刻早已经是人海云集,一个个穿的甚为光鲜亮丽,举手投 足间都显着一副名贵高雅风范。   这不,我当下就看到了好些个各行各业的名人在微笑畅谈,比如商界大鳄张 某某、互联网巨头马某某、娱乐大咖汪某某,咦,那位不是着名导演江某某吗?   不知为什么,一看到这位江导,我就不禁想起了晴姐。   对了,晴姐主演的那部《神女传》,导演正是这江导。   人群之中,我目光四处逡巡着,就像一个寻找猎物的老鹰。可是忽而,我嘴 角却突然咧开了一抹奇怪笑意,抑制住上前找人搭讪的冲动,而是走到了一个无 人角落,独自品起红酒来。   想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我不去拓展交际网的原因就只有一个,因为我发现, 她竟然也来了……不,不应该是竟然也来了,而是理所当然来了吧?   没错,这个她,就是唐晴,我曾经的女友晴姐。   想晴姐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能拿到王老先生的请帖,不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吗?毕竟像我这种小喽啰都能来,那么晴姐为什么不可以?   只是……   只见宴会厅中央,晴姐可谓是众星捧月,一袭素白连衣纱裙的她宛若天空之 明月,是那样的耀眼夺目,璀璨如星光。她还是那一头乌黑的青丝长发,精致美 丽的脸颜在淡妆的点缀下,显得更加的美丽动人,几乎美到了令人窒息的程度。 而她那一双清冷淡漠的眸子,不苟言笑的冰山女神模样,令她看上去冷艳极了。   真的就是晴姐!我喉咙微微动了动,究竟有多久,没见过晴姐本人了?   角落里的我,不禁这般感慨着。而如今的晴姐,那般高挑倾城的模样,变得 更加的有气质,更加的漂亮了。   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站在楼梯高处,哭着求我带她离开的那个女人;也不再 是每晚陪我在王者荣耀里,互相倾诉思念的女人;亦或者也不再是,那个瞒着我, 与其他男人淫乱交媾的女人。   看来一切,都回不去了啊。   其实这样,或许就是最好的结果吧?她做她的明星,我开我的公司,并且我 还拥有着一位不输于她的女友。   只是没想到,在她成为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后,我竟还能够与她再见,在这样 一个盛大的场合。   这时,人头耸动里,晴姐正被一些男人包围着。那些男人一副绅士模样,争 相与她搭讪,而晴姐基本都是冷淡扫过去一眼,漆黑冰凉的眸子淡淡流着韵彩, 旋即那些男人就很尴尬的退下阵来。   不过好在晴姐身边还有一位挺着大肚子的老男人相陪,他似乎正在替晴姐与 那些男人一一相聊,一时间,热闹的笑声不断从那里传来,传进我的耳里,好不 刺耳。   我就淡淡看着这一切,此刻的宴会厅里,每个人都或主动或被动的与周围人 群聊的火热,只有我呆在不被人所察觉的角落里,独自喝着闷酒。   很快,婚礼就开始了。看着王老先生的千金与帅气新郎携手走来,温暖的婚 礼进行曲随即响起,我淡淡一笑,想着今后我与唐瑶的婚礼,会不会也这样盛大 而高调?   当下正想到唐瑶,不想唐瑶却打了电话过来。我抱歉的看了看左右,便小心 的退到角落里,向着卫生间方向走去。   当我进入卫生间,给唐瑶回了电话,此刻卫生间里安静极了,一时间只有我 与唐瑶的甜言蜜语声。等好不容易哄好了唐瑶,我走出卫生间,却见长廊里不知 何时竟站着一道优美身影。   我心脏顿时急剧跳动起来,因为这道美丽身影,竟是晴姐!   这时候,晴姐那不近人情的美丽眸子也下意识望了过来,顿时我们两人的目 光交汇到了一起!我看得出,她明显很是吃惊,那本是漆黑波澜不惊的眼睛里, 开始泛出了惊喜之色。   但很快,她眼中的这抹惊喜就黯淡了下去,再次变得不惊不喜,面无表情。   而面对如今这样突如其来的场面,我本已训练有素的临场反应竟不想还是慢 了晴姐一些。只见她对我优雅地淡淡微笑,点头致意。   就好像在对一位萍水之交、连朋友都算不上的路人打招呼一样。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一痛,却也微笑道,「唐小姐,好久不见。」   对于我这声生疏的「唐小姐」称呼,她脸上没有漾起任何涟漪,只是淡淡瞥 了眼我手中的手机,问道,「你女朋友?」   很显然,我刚才在卫生间里打电话,晴姐都听到了。   我微微一笑,点头道,「是的。」   「嗯。」   晴姐极轻一声,有那么一瞬,似有悲凉漫过眼角。她不再看我,而是将清冷 如夏夜的冰凉之眸掠过我,大明星的高贵气质散发出来,几乎要让我自惭形秽, 她向着我身后的卫生间走去。   我的笑意渐渐僵硬在嘴角,而她那高挑曼妙的美丽身躯,与我擦肩而过。   只是在擦肩时,就听她突然淡淡道,「恭喜你了。」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或许人就是这么贱吧,当你失去时,才会体会到珍惜的重要,甚至还妄图想 要将之重新占为己有。   可是我不能,想到我那天真可爱的唐瑶,我的脸上便挂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更何况,我接受不了晴姐当初的所作所为,即使她现在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 明星。   ……   如今既然已经与晴姐撞过面了,在婚礼仪式结束后,我便再也没有顾忌,就 像一位小丑,端着酒杯带着虚假的笑意,去找人攀谈奉迎。   而我也注意到,不远处的庭院里,晴姐正被那老男人领着与众多名贵陪酒, 她那乌黑的长发与连衣纱裙这时被夜风吹起,顿时露出一截白皙的颈项与光洁紧 实的修长美腿……晴姐虽偶尔低低蹙眉,但态度却比之前好了许多,时而微微一 笑,时而抿唇喝上一小口。   或许是酒意涌上来了,我悄悄向着庭院靠去,目光一转,却是遇见了位熟人。   「李总,好巧啊。」我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脸上堆着笑。   而这位李总,自然就是晴姐没出名前所在经纪公司的老板。没错,就是给晴 姐下药并强奸,其后又肆意玩弄晴姐近一年之久的那个被我记挂的家伙。   我跟这样的人还能熟识,当然是我有意接近,有意为之。   满脸横肉的李总回头见到我,顿时露出惊讶神色,道,「宁老弟?你怎么也 在这儿?」   呵呵,我怎么也在这儿?小样没想到吧?   我笑道,「托一位朋友的福,他带我过来的。」   李总看了看我左右,似乎在找我那位朋友到底是何方神通,少时,就见他低 声道,「得了吧,你小子什么能耐我还不清楚?我说你该不会是偷偷溜进来的吧?」   说着,李总眼中闪过嘲弄的神色。   靠,就这样看不起我?   我却不答话,而是抿了口酒,将目光望向庭院中央晴姐所在的方向,见她举 止优雅、态度冷清的在那位老男人的陪同下与众多名贵周旋,不禁咧嘴一笑。   我知道李总一直都在这里偷看晴姐,并不时吞咽着口水,当下我捣了捣他胳 膊,促狭道,「李总,你以前的老相好啊,不上去打个招呼?」   一次我和这李总酒桌上渐入佳境后,听他说了许多关于他与晴姐的密辛。说 什么他最来劲时,一天要干晴姐五六次,干的都想吐了。   当然是真是假,我便不清楚了。   「喂,你小子小点声!」然而李总闻言却赶紧喝止了我,他极为忐忑的看了 看左右,见没被人听到,这才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道,「宁老弟,现 在的唐晴已经不同往日,你这张嘴以后可得收着点。」   我当然知道晴姐在出名后,她的经纪公司给她做了重新包装,什么清纯玉女, 冰山女神啥的,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淫乱的历史记录。   我故意冷笑道,「怕什么,别看她如今一副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圣女模样, 可谁又能想到,她曾经也曾在你我的胯下娇婉哀啼,爽到高潮?」   「我操,你小子不想活了!?」李总顿时吓得满头大汗,慌乱间就捂住了我 的嘴。   「宁空,我可警告你啊!我和唐晴的事,还有你曾经是她男朋友的事,都不 许让任何人知道!告诉你,如果这事曝光了,你我都别想活了!」李总眉间拧出 狠意,恶狠狠道。   被李总肥手捂着,我感到很是恶心,我嫌恶推开他的手,却是哈哈笑了笑, 「开玩笑的,瞧把你给吓的!」   我心中却在想着,妈的,胆子真小!   不过能把李总吓成这样,我心下还是非常快意的。当下在李总呼了口气之时, 我想到什么,问李总道,「李总,陪在唐晴身旁那个大肚子老男人是谁?」   李总惊讶道,「不会吧,你连他都不知道?」   我愣了愣,尴尬道,「难道很出名?」   「何止是出名!他可就是帝星互娱(随手再瞎起一个公司名)的老总!旗下 的一线艺人数量几乎占据了中国娱乐圈的半壁江山!」李总脸带羡慕跟我道。   「这么厉害?」我的这份惊讶并不是装的。   「那是当然!帝星互娱现在可是全亚洲首屈一指的经纪兼影视出品公司,而 唐晴如今可就是帝星互娱重点培养的对象!还有,齐总亲自陪自己旗下的艺人出 席这样公开场合的活动,这还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   说到这里,李总咽了口唾沫继续道,「你现在该知道唐晴的背景有多恐怖了 吧?所以以前的那些事,咱们就当是一场春梦就好了,千万不能被外人知道,否 则以齐总的遮天手段,我们又岂会有好果子吃?」   我听得目光微微转动,转而咧嘴笑道,「李总你倒是很识时务嘛。」   本来我还担心这李总会将晴姐以前的往事给兜出来,对晴姐以后的星途不利, 但如今看来,完全就是我想多了。   妈的这老滑头,比我还特么的能屈能伸!   借着这个机会,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赶紧道,「对了李总,你听说过天玑 文化这个公司吗?」   李总警惕看了我一眼,奇怪道,「你问这个干嘛?」   我撒谎道,「最近和他们有点业务来往,就想随便打听一下。」   李总露出「你别扯了,就你们那一破游戏研发公司,还能与天玑文化有业务 来往」这样嗤弄的表情,但他在欲言又止一番后,最终还是开口道,「这个公司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们的陈总我倒见过一面,今天好像也来了。」   说着,他抬头在庭院里找了找,顿时眼中一亮,指着一位白西装中年男人道, 「那个人就是陈总,也是个厉害人物。」   我点头,目光看向那位陈总,就见他英姿飒爽,在庭院的男人群里,算是比 较年轻的了。而就在这时,他却快步走到了另一处,与一位六十多岁的老男人相 聊甚欢。   而这个老男人,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目前大火的《神女传》导演江导!   不知为什么,看着两人畅聊的场面,我目光微缩,心中涌起了一种想法。   不多时,江导便别了那陈总,端着酒杯走向了晴姐方向,最后在挺着大肚子 的齐总身旁,江导笑呵呵似乎在跟晴姐说着什么话。   而晴姐,精致美丽的脸颜没有任何面部表情,她清冷漆黑的眸子微微看了看 江导,点了点头。旋即,她目光一个不经意间,就扫了过来,顿时与我隔着人群 相视。   她的薄唇,似乎是动了动,却很快就又瞥开了目光,继续和江导说着话。   而我注意到,江导边说着话,目光却边色眯眯地打量在晴姐的身体上,在晴 姐高耸的胸前与裸露在外的美腿上游移。   我突然起了冲动,当下端着酒杯就走了上去。   李总赶忙拉住我,急道,「喂,你干什么?」   我淡淡笑道,「别紧张,就是去打个招呼而已。」   好似怕我待会儿会说错什么话,李总在思前想后一番后,便咬了咬牙,也跟 着我走了过来。   ……   「唐小姐,你好。」   我慢腾腾来到晴姐、齐总身前,这会儿江导已经离开了。   其实晴姐早就发现我走过来了,只是或许她没想到我会径直走向她,此刻她 竟有些不知所措,看了看我道,「你好。」   而身后李总也急匆匆赶到,他不敢去看晴姐,只是尴尬打了声招呼道,「唐 小姐……」   唐晴闻言顿时蹙起黛眉,她瞥了眼我身后的李总,好似想到了什么往事,俏 脸抹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恶,淡淡哼了声,并没有理会李总。   李总见状窘迫的搓了搓手,却也不敢有丝毫的不爽之色。   想着晴姐曾经被李总玩弄于鼓掌之中,而如今却连个脸色都不给李总看,我 不禁感慨,晴姐现在可当真是飞上枝头变金凤凰了,绝不是像李总这样的人就可 以随便染指的存在。   想着这些,却听挺着大肚腩的齐总看向我,诧异道,「唐晴,这位年轻人是?」   晴姐眸子探了过来,在我不痛不痒的微笑里,她的脸色闪过一丝异样道, 「以前的……一位朋友。」   齐总不愧是老江湖,一眼就瞧出了其中端倪,意味深长笑道,「就是你经常 提起的那位朋友?」   经常提起?   我心一颤,抬头去看晴姐,却见晴姐别过了头,清丽的发丝遮住了她那张冰 肌般的清冷玉颜。   齐总见晴姐默认了,他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道,「不错不错,小伙子果 然一表人才啊?」   我沉默了会,见晴姐依然对我不理不睬,我不禁心思,宁空啊宁空,当初是 你接受不了她,才抛弃了她,这时候又有什么可心痛的呢?   我当下立马堆出一脸职场笑意,对齐总谦逊道,「齐总您谬赞了,像我这种 年轻后生在您面前,哪里还敢称得上一表人才啊。」   齐总笑的更欢,「哦,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齐总身为帝星互娱总裁,一手建立了全亚洲最知名的娱乐影视 帝国,以齐总如今之名望地位,不认识才奇怪吧?」我昧着良心道。   虽然我话里行间都充满了阿谀奉承之意,但我态度却摆的很是端正,让人看 起来绝不至于点头哈腰之流,很是不卑不亢。   齐总听的显然很舒服,一时间,他竟然与我聊了许多,甚至将晴姐都掠在了 一边。   而我发现,晴姐听着我的话,黛眉越蹙越深,她终于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而眼中满是陌生味道。   没办法,晴姐,你变了,我也变了啊。   「齐总,我先回去了。」   等齐总与我边喝边聊许久,庭院里人群已经渐渐散去,而我也感觉头脑越来 越沉之时,晴姐好似实在受不了了,她对齐总道。   没想到齐总却拉住了她,笑道,「急什么?你和小宁久别重逢,就不多聊会?」   我吐着酒气亦是笑呵呵附和道,「是啊唐小姐,咱们都两年没见了吧?」   晴姐没有理会,后来,在齐总的强迫下,晴姐这才不情不愿与我喝了一杯, 但全程她都蹙着黛眉,好看的五官如精雕细琢一般,冰凉的薄唇漾着淡淡的粉色。   那晚,不知为什么,我早已将唐瑶的话抛在了脑后,彻底喝醉了。   迷迷糊糊之中,我就感觉到一双玉手在我身上摸了摸,旋即似乎是把手机掏 了出去。   「晴姐……晴姐……」   然而我晕头转向之际,却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慌忙抓住她的玉手,像婴 孩一般低喃哭泣着。   晴姐的手臂,开始颤抖起来。   然后,我就没有知觉了。   等到再有一丝知觉时,我似乎是躺在车上的后排座椅里,我用尽全身力气去 往驾驶位看,发现正在开车的人,是晴姐。   晴姐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混沌的脑海里当即发出这样的疑问,但铺天盖地的酒精燃烧着我最后一丝神 识,终而又眼皮沉重地沉睡过去。   梦里,我感到好像有一双冰凉的玉手在抚摸着我的脸庞,柔情似水,然后就 听耳旁传来一声低凉的叹息,旋即一对凉如水的薄唇落在了我的嘴巴上。   晴姐,是你吗?   我突然惊醒!   然而四周一片漆黑,透过窗台,有一丝皎洁的月光倾洒进来。待到我渐渐适 应后,便发现我坐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屋子里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有。   这是哪里?我又怎么会在这里?   我满脑子问号,但很快头脑逐渐清醒,想到了什么,我不禁惊喜心道,难道 这里是晴姐家?   我赶忙掏出手机,一看竟然都凌晨2点了,而更加令我不安的是,手机上竟 然显示着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唐瑶打来的。   完了完了,我这么晚没回,而且电话也没接……唐瑶一定担心坏了吧?而且 这丫头如果生起气来的话那可绝对了不得!当下我不作他想,赶紧就要给唐瑶打 回去电话报平安,却突然一愣,停止了动作。   「啪啪啪……」   我发现,房间的门缝下透着一丝光亮,那也就是说外面是亮着灯的。而且这 细不可闻、熟悉的肉体碰撞声响,在我静下心后,就如同万千蚂蚁啃噬声一般一 股股传递进屋子里来。   这声音……!?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心想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我脸色变得苍白不堪,悄悄下了床,向着房门一步步小心挪去。   「嗯啊……」   然而就在我刚来到房门口时,这一声熟悉的娇婉呻吟,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 传进我的耳朵!   是晴姐! []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激情小说